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湖北青砖茶正文

问道赤壁:青砖之乡寻茶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05 来源:河南省茶艺师实训基地 作者:马哲峰 浏览次数:463
 问道赤壁:青砖之乡寻茶记

入茶乡寻茶,有的不仅仅是云淡风轻的种种美好,亦有不为人知的各种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寻茶经历,亦是一种宝贵的人生财富,让我们能够体会到茶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本真滋味!

回顾历年入湖北省赤壁市寻源青砖茶的经历,从羊楼洞古镇解读青砖茶的历史,在一望无际的茶园里感受鲜叶釆摘的辛苦,到初制场里探访毛茶的加工,参观各家茶厂的原料仓储,到各家公司观看青砖茶的精制。神秘的青砖茶的面貌慢慢清晰,复又更加诱人!

2015年10月初来到湖北省赤壁市,先行前往羊楼洞老街寻古探幽。老街正在启动改造工程,沿着狭窄幽长的小巷缓步前行,仿佛回到了过往的时光里。三五步之间就会看到老旧的墙壁上挂着的标牌,兴隆茂、巨盛川、宏源川、又兴、长裕川、三玉川、大德常等众多的晋商老字号从这里起步,跋涉万水千山,将茶输往内蒙古、外蒙古、俄罗斯,乃至辗转销往欧洲。众多的老茶号,大都是由晋商创办而成,在那个年代都在商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并福荫后人遗泽于今。如今,在这里树立起来一座石碑,欧亚万里茶道源头。

从农耕社会到工业社会,从传统手工业到现代工业化,其间蕴藏着丰厚的文化基因。羊楼洞砖茶文化系统已经入选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我们更期待羊楼洞砖茶文化系统作为中国重要的工业文化遗产,其丰富的价值早日为世人所认知。

羊楼洞明清古街,见证了青砖茶的兴衰与变迁,曾经运茶的独轮鸡公车,常年累月在石板上轧出的槽痕历历在目,仿佛在诉说过徍的岁月。曾经人迹罕至,如今游人如织,眼见着,这两年羊楼洞古街渐渐热络起来。主街入口处,仍然搭着脚手架在修缮,赶上假日,游人如织,时时驻足凝视观望这古风犹在的建筑。新修筑的房屋,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拉来青砖灰瓦建造。闲坐在自家门口的老人,手拉手在石板街上闲逛的恋人,老人、年青人、孩子,让这老街再度焕发出生机,那是一种让人感觉亲切的烟火气息,让人对古街的前景多了几分期许。

离开老街,沿着乡间小道前行,正好穿越松峰附近的万亩茶园。恰巧遇上了秋天青毛茶的釆摘。历来远销内蒙古、外蒙古,乃至遥远的俄罗斯的青砖茶,需求量巨大。对鲜叶原料的要求都有较高的成熟度,机械釆摘成了最为经济的方法。我们跟随扛着釆茶机的茶农去茶园采茶,两人抬负式的釆茶机,后面专门跟着一个人托负盛装鲜叶的布袋,从这头到那头,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釆下了五十斤鲜叶。然后装入编织袋运到茶园边上的道路旁,等在那里的奔马三轮车满载堆积如小山般的青叶,一路绝尘而去。

开车跟着拉鲜叶的农用三轮车,一路到了一家茶叶初制厂。成车的鲜叶拉回来,历经滚筒杀青,机械揉捻,日光晒干,热火朝天的干活场面,让人不由想起旧日计划经济时期的大集体劳动的时光。晒干的青毛茶被装入麻袋,等待运往精制厂家。或许是太少有生人造访,茶农家的孩子,一个尚且穿着开档裤的小男孩,眼见就要抽抽嗒嗒哭鼻子了,傍晚时分,柔和的阳光,让他的小脸蒙了一层温暖的光泽。

2015年秋天入湖北省赤壁市寻访青砖茶,历经数日,只看到了青毛茶的初制工艺流程。当我们慕名前往公司总部位于赤壁市的一家企业,面见了企业的老总,提出想要到厂家去参观考察的时候,或许是对方觉得我们暂且不会成为他们的经销商,为眼前的利益考虑,并没有答应我们的要求。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在赤壁遭遇这样的情况,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额外的失落,对已经有的收获已经暂且心满意足了。我们相信青砖茶这样一个总体产业规模有限,且历来作为边销茶的的企业群体,有一个逐步适应内销市场的过程,终究有一天,会向八方宾客敞开大门迎接大家的到来。

2016年5月初,再度来到湖北省赤壁市,正值春季青毛茶釆制的时节,从万亩茶园的机械釆摘鲜叶,到附近茶叶初制厂的青毛茶加工,与往年秋天对比,有了更为深刻的体会。与初制厂的负责人聊天得知:这是他承包集体的茶园和初制厂,合同即将到期,将面临再一次的竞标。看着满脸焦虑的承包人,也能够理解他艰难的处境。承包期只有短短的十年,每年虽然能够加工上百万斤的青毛茶,由于利润微薄,除却各种费用之后所剩无多。再加上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也不敢冒然去投资改良茶园、改善初制厂的厂房设备。这几乎是当下中国茶产业艰难处境的缩影。只有土地流转,乃至确权工作真正得以落实和实施,才能将他们从困窘的处境中解脱出来。农业一直存在投资大、周期长、回报率低的情况,这有赖于大环境的改善,在此之前只能得过且过,等待的过程无疑是让人觉得漫长而又倍感煎熬。

2015年11月在湖北省赤壁市参加当地承办的世界茶商大会期间,结识了《中国青砖茶》的著者胡四斌博士,这是一位立志于用文化回报桑梓的茶文化学者,令人深感敬佩。

托了胡四斌博士的福,2016年春天到访赤壁市寻茶,才在时任赵李桥茶厂总经理王冬阳先生的安排下能够前往茶厂参观。正值五一假期,厂里的工人们都放假了,显得偌大的工厂空空荡荡。但是还是给人留下了颇感振撼的印象。一排排青毛茶原料储备库,据说介绍说有上万吨之多,属于国家边销茶原料储备库。在仓库里高高堆贮的原料,高达数米乃至十米以上,山一样的伫立在那里。为了通风散热,方便检视,中间打出了可供成人通行的通道。从青毛茶到青砖茶,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成熟度高的毛茶原料,需要先行在原料仓库里经历数年的堆积,进行缓慢的发酵。从毛茶的精制车间,到青砖茶的加工车间,由于都无人操作,只能想象那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这已经让人很满意了。唯一的遗憾就是由茶厂自己开办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传习所铁将军把门,由于拿钥匙的人不在,未能进去参观。

第一次在赤壁市赵李桥镇的茶厂见到青砖茶的加工,还是在2016年的5月初,有赖于时任洞庄茶业负责人的龚华梅女士的引荐。我们在龚女士的带领下参观了洞庄茶业,徽派建筑风格,青瓦白墙,在蓝天白云映衬之下大气美观!在青砖茶生产车间,对于青砖茶的加工有了亲临现场的体会。历经数年存放的青毛茶,历经反复的拣剔,然后进入压制工序。最具代表性的造型是砖形茶,过往大都边销内蒙地区。而今为了满足内销市场的需求,更是开发出了巧克力砖,加了茉莉花的迷你沱等众多新品。这种极为重要的现场考察,与书本上文字的记述互为印证,使得一切都变得鲜活灵动起来。

2016年的9月份赴赤壁市寻访青砖茶,在羊楼洞茶业公司时任营销总监李锋先生的安排下,由刘露女士带领我们一行参观了羊楼洞老街、羊楼洞茶园基地与羊楼洞茶厂。作为青砖茶生产领域代表性企业之一,能够近距离现场考察,是让人非常愉快的一件事。从储存毛茶的原料仓库,到毛茶后期的精制,再到青砖茶的压制,以及青砖茶的干燥,这是迄今为止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完整的考察经历。新建设的青砖茶压制车间,专门留有供人参观的通道,隔着玻璃窗可以清晰的观看青砖茶的压制过程。

羊楼洞茶业公司现代化的厂房,清洁化的生产车间,从青毛茶原料的贮存,原料的精制,青砖茶的压制,烘房干燥,这一切其实都是工业文明的成果,与我们身处的时代相伴前行。

2017年的5月初,第六度到访赤壁市。再次由胡四斌博士出面引荐,我们又一次到访了赵李桥茶厂。陪同我们参观的是销售经理李家庆先生,见到我手里拿的单反相机,轻声交待:“传习所里可以随便拍,厂里就不要拍了啊!”我们点头称是。李经理专门请来了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第四代传承人之一的孙敦佳先生,带领我们参观非物质文化遗产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传习所。孙先生对传习所里的物品如数家珍,每一个物件都历数来龙去脉。

参观刚刚结束,在传习所的门口,迎面碰上了甘多平先生,甘先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国家级的代表性传承人,新近刚刚荣获荆楚工匠的荣誉,见到我们后愉快的一起合影留念。

参观的最后,赵李桥茶厂的营销总监金莉女士邀请我们一起茶叙。先是在会议室里观看了赵李桥茶厂的MV,然后又现场为我介绍茶厂的近况及未来发展的规划。早年在广东东莞考察期间,曾听当地业内人士无意中提起,近年有人做庄收购赵李桥出产的青砖茶,但究其原因则令人感到意外,原来在赌早年改制后的赵李桥茶厂会破产,这样的话赵李桥茶厂的青砖茶则会价值倍增。资本天然的就具有逐利性,但贪婪至此种境况则不免有些让人为之齿冷。此番从金总监处获悉:2015年底,重归国有控股企业之后,赵李桥茶厂再次激发出活力,茶厂的产品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提及近年赴赤壁考察青砖茶,各个企业频繁的管理人员跳槽现象,金总监坦言:“这也反映了青砖茶产业暂时面临的挑战,但作为一家产量占青砖茶总产量七成以上的国有企业,赵李桥的稳健发展是有目共睹,整个青砖茶产业的未来前景看好!”

回想起来,到访湖北赤壁,寻源青砖茶,为了一探青砖茶的究竟,才发现居然走过了春夏秋冬四季。喜欢茶的人用舌尖品尝季节的轮回,而事茶的人用脚步丈量大地。

从鲜叶到青砖,从故乡到远方!藉由这一盏茶,我们触摸到了这神秘之茶由古及今的脉络,感受到它时光赋予的陈年味道,亦是我们生活的味道!愿有更多的茶友,结缘青砖茶,爱上青砖茶。

(作者:马哲峰,资料来源:河南省茶艺师实训基地)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安化黑茶杂志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