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黑茶休闲正文

勐龙寻茶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19 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作者:马哲峰 浏览次数:231

马哲峰:勐龙寻茶记

       入山寻茶,既是一种对未知领域的探索,也是一种对往昔认知的修正。连年行走勐龙茶山,终于使我们领悟到:这个世间从不缺乏好茶,欠缺的只是人们鉴识好茶的能力,所以才会一次次的与好茶擦肩而过却浑然不觉,直到有一天,当你蓦然回首,才发现那如斯迷人的古树茶,就藏在勐龙茶山最深处,那该是怎样令人惊叹的美好?茶自无语,静默以待。

        2012年春天,我们首次到访滇南西双版纳州,一门心思前往景洪市勐龙镇勐宋村寻访苦茶,四下找朋友询问打探路线,得到的回答都是同样的令人沮丧:“你们开的别克商务车上不去。”最后几乎不抱希望的我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询问在景洪市做普洱茶生意的一对韩国夫妇,得到的答复令人喜出望外:“新修的路,很好走!”男主人的汉语不太流利,用手转着圈儿比划,并用嘴巴模拟发出汽车加大油门的轰鸣,看的我们一头雾水。直到我们驱车五十多公里经勐龙镇至勐宋山下,开始沿着盘山公路一路向山上攀爬时,方才明白韩国友人的意思,这段曲曲弯弯的盘山公路足有二十多公里,在一望无际的橡胶林中迂回穿行,确实是一路加着油门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转着圈儿爬上山去的,回想一下人家的形容倒是十分贴切有趣。新修的柏油路面更是油光发亮,一路畅通无阻。

        上到山顶,路边上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边防站。直奔勐宋村委会曼加坡坎小组,中文名字叫做先锋寨。寨子的周边到处都是一望无尽的古茶园,这里是勐宋苦茶最集中的所在。曾经有书上这样描述:“勐龙镇勐宋村的古茶园有苦茶和甜茶,就连茶园主人自己都分不清楚,需要在采摘时咀嚼芽叶才能做出区分。”漫游古茶园的过程中,远远望去,古茶树呈现出两种不同的叶色,一种整体的叶色墨绿,另一种整体的叶色黄绿。出于好奇,摘下这两种不同叶色茶树的嫩芽放在口中咀嚼,墨绿色茶树的嫩芽入口清苦,苦后回味清甜。黄绿色茶树的嫩芽,入口苦比黄连,直苦不化。由此猜想,或许一种为甜茶,另外一种为苦茶。

       进入到一户茶农家中,主人拿出两种茶请大家品尝,先喝的甜茶,苦感较重,甜感并不明显,香气清幽。转而品味苦茶,苦感锐利,直入喉底,苦比黄连,长久不化。难得的是一位同行的茶友非常喜欢,想要多买一些,眼见主人家里已经没有存货。男主人起身说:“我去缅甸背一袋子回来!”转身便走,连忙叫住他,询问会不会过境不太方便,主人摆摆手:“半个小时就回来!”直发蒙的我们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眼看着主人翻过沟去,不多会儿又背着一袋子茶顺原路返回了。这就算是出国了一趟?面对我们的询问,主人笑着说:“这里的人,有些一辈子都没有到过景洪,但是经常出国,很近嘛。”
        首次到访不知深浅的一行人,不觉间苦茶喝多了。下山的路上,一向性情开朗的杨晓茜老师突然变得非常忧郁,连车都开不成了。事后据同车人回忆,向以严肃著称的马老师,也就是我自己,一路笑了七十多公里回到景洪市,而当时的自己却浑然不觉。

        一直以来勐宋苦茶的去向令人纳罕?这种苦比黄连,直苦不化的茶到底作何用途?在一次同云南普洱茶专家杨中跃老师聊天时,杨老师给出的答案是:“被人拿去拼配,冒充班章,卖给只听闻过班章茶苦的消费者了。”
        2014年春天,时近清明,时隔一年之后,再赴云南西双版纳州访茶。结束环布朗山访茶的行程,查阅返程的路线时发现,勐海县布朗山乡与景洪市勐龙镇山水相连,回程刚好经过勐龙镇勐宋村,当下决定顺道探访。
        名山古树茶行市连年见涨,苦久了的茶农,为了多赚点钱过上好生活,将目光投向了市场热捧的古茶树,茶树萌发一次釆摘一回,几乎所有的名山古茶树都遭逢过度釆摘,已经成为了不可逆转的趋势,古树茶品质的也随之下滑,只能让人徒增感叹。

        再次来到勐宋村先锋寨,品鉴勐宋苦茶,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既往僵苦不化的苦茶,饮过之后居然开始有了微弱的回甘。细细想来,不觉释然,据当地人传说数百年前釆自野生茶树种子,人工栽培了数百年的勐宋苦茶,依然野性难驯,保留着原始的犷味,而最近几年由于频繁的采摘,苦茶中内含苦味质成分下降,反而导致了品质的提升。既往随处可见的苦茶反而成了抢手货,一行十人总共只收到了六公斤苦茶,只能回去每人分上一点点尝尝罢了。

       2015年春天,已经过了傣历新年沷水节,第三次到访勐龙镇勐宋村先锋寨,沿着古茶园边上的小路信步漫游,不觉间竟然走到了龙圆号勐宋初制所,意外的碰到了友人黄宗全先生,黄先生热忱的邀请我们品茶,期间讲到了一件往事:2000年左右,龙圆号的老李总来勐宋收茶,在验收茶农交售的毛茶时发现,古茶园中有一小部分苦茶,掺在甜茶里影响品质。寄望于同茶农讲道理无助于这种情形的改变,只有通过经济手段来调整,于是决定提高苦茶的收购价格,果不其然,再收上来的茶全部都是苦茶、甜茶分开的。这真是一种洞悉世事、人情练达的好方法。买回来的苦茶根本无人问津,全都存放在仓库里。主要面向市场推广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品质更好的甜茶,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初衷,加上苦茶开始流行,就形成了这么个局面,苦茶始终贵过甜茶。至此,勐宋苦茶的谜团终于解开。实地走访寨子里的茶农发现,今春市场行情疲软,价格下降的古树甜茶大都已经售卖的干干净净,留在手里的大都是一些价格高的苦茶,但也没有什么量,侧面印证了黄宗全先生的说法。

       2016年春天,赶在清明前,从西双版纳州首府景洪市出发经勐龙镇奔勐宋村,坐在先锋寨相熟的茶农家里,又一次喝到了苦而不化的勐宋苦茶。正值头春古树茶开采的时节,整体天气条件尚好,所历大多山头的古树茶再一次攀上品质巅峰,直追2012年春季品质最好的那一年。可是自顾自痴迷于勐宋苦茶无与伦比强烈风格的人们,浑然不知错过了尚好的勐宋古树甜茶。一年又一年,四度到访勐龙镇勐宋村,每每都着眼于勐宋苦茶,先行泡饮苦茶之后,经受过苦茶强烈刺激的嗅觉、味觉,几乎已经丧失了对甜茶细腻恬美香韵的感知能力,白白错失了认知甜茶美好的一次又一次机遇。等到我们自己醒悟过来的时候,已是经年。
        2017年3月下旬,从老曼娥寨子下山,夜宿勐海县布朗山乡,在沉沉的梦里恍惚间寻找到了心仪已久的古树茶韵味。清晨在婉转悠扬的鸟鸣声中醒来,暗暗猜想,难不成这预示着我们终将与错失已久的勐宋古树甜茶真正相识吗?

        驱车沿着勐海县布朗山乡前往景洪市勐龙镇的乡道一路飞驰,道路两旁时不时可以见到云南西双版纳布龙州级自然保护区的标牌,行政区划将勐龙与布朗山分作两地,却无碍于自然将其紧密的联系在一起,难怪云南山头茶专家林世兴老师将两地的山头古树茶统称为布龙片区,以亲身经历验证,这还真真是恰如其分。
       来到勐宋村大街上,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位于高山之上的坝子,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等了没多久,接我们的茶姑红英就笑意盈盈的站在了面前。2012年第一次到访勐宋的时候,她还在景洪城里打工,待到2014年我们二度前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寨子里接替起了父亲釆茶做茶的活计。这个勤奋好学、精明能干的姑娘在2014年勐龙镇勐宋村古树茶大赛中还收获了一个奖项。而今早已经嫁作人妇,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
        将孩子托付给家人照看后,红英带领着我们一行开车前往曼加脚,中文也唤作红星寨,与先锋寨一样同属于勐宋村委会管辖。车行到水泥路的尽头,我们下车后拣宽敞的地方将车尽量靠边停放。山路狭窄逼仄,久走茶山的我们已经养成了为他人着想的习惯,与人方便 自己方便。
       足足走出了几公里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连片的古茶园。也许是地近景洪的缘故,勐龙镇勐宋村的古茶树开釆期早过临近的勐海县布朗山,即使今年遭逢了异常的气侯,这里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据茶园里的采茶人讲,头拔春茶已经接近尾声了。

        回到勐宋街上,红英接上自己的孩子头前带路,依照旧有的习惯把我们带到了娘家去喝茶。寨子的入口处,红色的条幅依然悬挂在那里,前不多时龙园号刚刚组织了几百人参与的茶山行。这隐隐已经成了一种潮流,想必将来定然会有更多的人,为了自己所喜欢的古树茶,踏上寻茶的路。
        伴随古树茶巿场的热络,外来的文化开始逐渐渗透到这古老茶山上少数民族村寨的各个角落。红英娘家的院里新建了一栋木屋,周遭的花儿开放的恣肆灿烂,凭栏临窗远山如黛映入眼帘,这果真是品茶的好所在。

        来的有些晚了,红英自家的古树茶已经售卖一空,据她说:今年勐宋古树甜茶的价格首次超过了古树苦茶!看来经历了十多年的迷思,人们终于认识到勐宋古树甜茶所拥有的真正价值,晚总归是晚了一点,但最终的结局终究让人满心欢喜。

        品一盏勐宋古树甜茶,细腻光滑的口感,芬芳诱人的香味,山野气韵扑面而来。刹那间,仿佛超然尘外,我们的生活,就如同这茶,有过苦涩,有过甜美,也曾无数次的错过。当我们回首前尘往事的时候,我想我不会后悔,我曾来过,我曾爱过,这缺憾也是我们终将难以成就的平凡人生中的浪花一朵朵。(作者:马哲峰,资料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安化黑茶杂志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