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黑茶休闲正文

问道福建 寻韵安溪铁观音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13 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作者:马博峰 浏览次数:132
 问道福建  寻韵安溪铁观音

    谁能寻得观音韵?不愧真正品茶人。这段话在十多年前郑州,喝茶的人大都耳熟能详,那时候的铁观音正是当红花旦。
    说来有趣,第一次是在一家茶店的墙上看到铁观音的名字。那还是在2004年,闲暇时间,跟随我的兄长马哲峰,一同去位于郑州市紫荆山路航海路交叉口的郑州茶叶批发市场喝茶,这是位于中部地区河南省会郑州市,最早的专业茶叶市场。

    进入一个茶店,老板问:“小伙子想喝什么茶?”我心里想的是喝个洋气点的茶,无意中看见墙上有好几种茶名,脱口就说了铁观音。老板有些惊讶的讲:“咦?还知道十大名茶之一的铁观音呢?不赖、不赖。”后来才知道,老板李学昌先生是河南茶叶界的前辈。当时我还是染着黄色头发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儿,后来听闻兄长讲:李老师说我的头发影响形象,不但留得长,还染成了黄色,剪短了会更帅气。后来有没有再去喝茶给忘记了,那时的铁观音在北方市场美誉度极高,品饮铁观音是一件非常风雅的事,让人心生崇敬,听了名字都觉得高大上。

    第一次踏上闽南的土地,是前来福建求学,走进位于漳州市漳浦县的天福茶学院学茶。2010年的铁观音消费市场还是如日中天般的火热,平常都不怎么喝茶的我,突然来学这个听起来非常冷门专业,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很快就与同学、舍友们熟络了,我的印象中,闽南地区迎面吹来的风都饱含着浓浓的商业气息。舍友陈炜斌讲:初中时都想明白了生意的本质!我一听这话就觉得心惊肉跳,北方的空气中感觉是传统农业社会的氛围,南北差异竟是如此巨大。

    同学们相互之间打听,每个人都是因何来读茶学专业的?福建省外的同学,多数是父母、亲朋喜欢茶,给介绍过来的。福建本省的或者觉得离家近,或者想帮家里做好茶叶的生意,也有根本就没任何目的。

    因为舍友家在做铁观音,喝的时候不断交流,我们都想弄明白:什么样的铁观音好?为什么好?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明白,看似简单的事情,实际上这是茶行业最核心的问题。
    先是学着喝铁观音,后来发现得知道铁观音是怎么加工的?单纯靠书本看不明白。舍友陈炜斌会做铁观音,却说不明白。想明白了之后,先是通过读书获取铁观音茶的相关资料,然后去他家看铁观音茶的加工。

    十一国庆节,我们几乎是举班迁居到到他家里,男同学们同住一屋,女同们同住一屋,貌似过上了原始的集体生活。学茶的开挂人生就此扬帆起航了,当时没白天没黑夜的学着喝茶,关键不知道饿,现在的我,无论如何再也喝不下去这么多茶了。大家有一个共同信仰,那就是发自内心里对茶的热爱,还有激情澎湃的喝茶氛围,也想弄明白铁观音为什么是这样?渴望早日揭开谜底。

    住在安溪的茶山上,漫长的茶季里,有雨天、有阴天、有晴天,各种各样的天气都见识过了。叔叔做什么工作?我们也跟着做什么工作,只是不明白:从鲜叶的采摘,萎凋时的室外晒青与室内晾青;做青环节的摇青与空调室晾青;杀青环节,有早上杀青,也有下午杀青,每个时间段出来的茶都不一样。

    这些都是书上所没有的东西,是真实世界的茶之奥秘。过了许久之后才明了,这并不是书错了,而是真实世界更精彩,我们的理论解释还没跟上来。

    铁观音加工,速包机包揉这道工序最危险,也是报酬最高的一个工序。我曾经尝试过,实在是玩不动,同学中只有体育生出身的曾文芳可以,但是到晚上他自己说: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告奋勇的免费劳动力,出现了自己都难以承受的后果。

    铁观音茶最后的加工工序烘干,那个时期并没人强调手工,最好的茶叶都是提香机烘干出来的。就这样的日子,我们傻傻的度过了好几个春秋。春茶季节适逢五一,那个时候还是七天假期。秋茶的季节,正好也是国庆七天假。铁观音茶,春水与秋香实地对比,亲身感受后印象深刻。有些味道,说上一百次,都不如你认认真真的喝上一次印象深刻。

    铁观音茶加工的过程中,每个环节的青叶,我和几个同学都跟抽了风似的,全都要喝一遍。做青后的青叶,杀青后的青叶,刚揉捻一道后的青叶,还有烘得半干的铁观音毛茶。以致于经常谈话的时候,喉咙都是半带沙哑的。我们致力于要通过看鲜叶和做青的初级阶段,判断出来铁观音茶的好坏,着魔一样的我们为此日日奋斗着。为了提神,抽烟像喝水一样频繁,就这样苦苦的坚持,对铁观音茶的了解,一点一滴的积累下来。学校的理论与同学家的实践结合,度过了最难忘的时光。至今为止,我都认为,那些年学铁观音是最认真习茶的岁月,它是我的初恋,是我一厢情愿的暗恋,至今思之仍然觉得令人怀念。

    后来毕业后,随同我的兄长,行知茶文化讲习所所长马哲峰老师再次来到安溪访茶。去龙涓乡的南崎村,感德镇的槐植村,声名显赫的茶王村去了一次又一次,每次收获都不同。
    2012年的秋天,与好友黄杨林同行,驱车带着我们兄弟两人,去往安溪各个乡镇,我们为考察,他为收茶。现在想来,几乎总是命悬一线的在山路上飞驰。后来听闻黄总讲:那是他首次在山路上开车,并且以80迈的速度飞奔。只是当时的我们也没有感受到恐惧。有一次,在茶王村南崎,别车轿车的一只车轮已经掉在崖边,磕到底盘,被惯性弹了回来,侥幸脱险。当后车的林文贵告知我们当时的险情后,顿时惊得一头冷汗直流。

    商人碰见商人大概是最有意思的事,闽南茶商素以精明著称,信阳茶商则被称为河南人中的犹太人。当时同行的有安溪茶商林文贵,身份是中间商,带着一个信阳茶商来收茶。恰好被我们遇见了有趣的一幕,信阳人的口头禅是“猛gei”,读四声,意思是狠狠的杀价。因为价格杀的太狠,林总笑着讲:茶农都要拿锄头出来敲他的头了。闻着无不为之大笑绝倒。

    安溪铁观音产区的商业生态十分完善,在铁观音茶火热的岁月,当时各个乡镇随处可见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商,感德镇的塞车更是年复一年司空见惯的事。而今年我们再来安溪,却很少见到有外地车牌了。

    2012年之前,虽然喝了多年的铁观音,却从来没看过铁观音母树。为了了结这个心愿,随同兄长马哲峰老师和好友闽南茶商黄杨林,一同驱车到来安溪县西坪镇尧阳村的南山,总算是看到了王说的铁观音发源地。此后又在2014年到访过一次,算到2017年,先后看了三次,每次的感受都不一样。
    2014年到访的时候,步行去“王说”铁观音母树的路边上,意外闻到了桂花树上绽放的花朵,香气居然是水蜜桃味,令人大为诧异,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次再来时听说山体滑坡,桂林树被冲走了,感觉非常可惜。

    王说铁观音这几株母树,身材属于窈窕淑女,玉立亭亭。南方的家族观念很强,祖宗崇拜是中华民族的三大信仰之一,这是种文化血脉的传承。回想第一次见到时十分激动,今年可能是七年之痒了吧!不再有兴奋之情,可我还是十分敬畏它,没有它就没有过往令人怀念的秋香岁月。

    沿路继续再向山上走,十数公里之外就是松岩村。山坳里有一块茶地名为松林头,从山颠奔流而下的溪流,在打石坑汇聚成了一泓清澈的潭水。崖壁上生长着一株正枞铁观音,旁边屹立的一筒石牌,铭刻记述其为魏荫种。铁观音这个学名,被人们在茶海的浪潮里已经遗忘了许久了。站在打石坑向上仰望,山的西南方还有尊汉白玉观音石雕像,俯瞰众生,于此地相望守候。
    山上吹来的风有些凉意,此番已经是第三度到访,却一次比一次更心痛。原始地貌的随意破坏,让人内心焦灼。今人常常讲过去的人迷信,古人崇尚的堪舆与风水学,是道法自然何等玄妙之学?

    铁观音茶就蕴藏了自然的奥秘。清香型铁观音的风味,也是巧妙利用了秋季的北风与昼夜极大的温差,通过低温发酵形成鲜美的口感与飘扬的花香,没有极大的温差不会有大量的芳香物质积累,加上山青、新枞、正味这些经验的积累,构成了铁观音绝世好茶的必要前提。
    看似无情的岁月,总是留有温情,让往昔的记忆,幻化成历史的彩虹。对于富有人生经历的人,过去总是美好的。对新生一代的人,新的时代亦有过往未曾有过的美好。年龄的代际差是道深深的鸿沟,但是地球如果缺少的沟壑与山丘,它总是少了一抹动人的色彩。就如同眼前这盏茶,白汤入盏画山丘,千眼千秋万种色。或许这就是我曾为之苦苦追寻,为之倾倒的铁观音茶的韵味吧!(作者:马博峰    资料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安化黑茶杂志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