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广西六堡茶正文

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故纸三封寻往事 旧情半世未了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2-22 来源:西江都市报 作者:苏爱清 杨麦 龙天传 浏览次数:191

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故纸三封寻往事 旧情半世未了缘

     在苍梧县档案馆里,一套1979年的公函档案让我们眼前一亮,又不胜感慨。 

     这套档案由三份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分公司梧州支公司(简称土畜产梧州公司)开具的公函组成, 其内容都与当年香港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老板和他的女婿司徒法进入梧州考察六堡茶产区和茶叶加工厂有关。 

     一份档案的背后总有一个故事、一段历史。2017年6 月22日,当我们在位于香港德辅道西177号3楼的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里见到司徒法时,这个78岁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一番寒暄过后,老人翻看我们带去的档案照片, 38年前的旧事犹如走马灯一般泛起,令他唏嘘不已……

苍梧县档案馆里至今保存着一套1979年的公函档案。(侯兆海供图)

准备工作做得细

     这套档案的第一份公函出具于1979年6月17日,由土畜产梧州公司发给苍梧县供销社,内容为:

    “经营六堡茶已十余年(实际应为20多年——编者注)的香港永生祥茶行,应我邀请,将于七月二日动身来梧洽谈茶叶业务。由于得到你社协助,经请示县委同意,所以,客商在梧期间,将安排参观六堡茶公社茶场。”

    这份公函就香港茶商参观事项列出了明细安排,参观考察人员“初步定外商二人、我司三人、你社、六堡公社、茶场各一人,地区、县土产驻场技术员二人,共十人”,而且还明确指出,“每人开支指标不超过两元”。

    每人两元的开支指标,放在如今自然无法想象,但在1979年,这个标准在梧州不仅不低,还是极高的待遇。这个接待规格,折射出梧州方面对司徒法此行的重视。

    “1979年广州春交会期间,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的老板和他的女婿司徒法提出,公司在香港专营梧州出口的六堡茶已有20多年,希望来梧州参观考察六堡茶的生产加工情况。”如今已经70岁的吕苏虾说。当年他是土畜产梧州公司员工,被安排负责接待工作。

    回想往事,老人慨叹说,当时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很希望境外的客商多进来看看,以此扩大与境外的接触与交流。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是梧州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向梧州提出前来参观的境外专业茶叶公司。接到司徒法的请求后,公司立刻向上级作了汇报,经过全盘考虑,梧州市有关领导同意了这个请求,并要求相关单位做好外商参观考察接待工作。

    于是,整个土畜产梧州公司迅速运作起来。由于当时审批境外人员入境的相关流程还未完善,为了能让郑永和司徒法顺利到梧参观考察,吕苏虾来回奔波,办理各种审批手续。他说:“我记得当时还找到了梧州市的公安局长,得到他签字同意后,才能为司徒法一行办理出入境手续。”

   幸好,改革开放大门刚刚打开的梧州,对于外商参观考察的要求高度重视,各相关部门通力配合,吕苏虾顺利办妥了相关手续。于是,土畜产梧州公司给苍梧县供销社发出了第一份公函。

    没想到,万事俱备,司徒法和他的岳父到梧时间却临时有变。为此,1979年6月30日,土畜产梧州公司给苍梧县供销社发出了第二份公函,公函写道:“经研究,同意你关于增加县财贸部、县土产公司各一人参加接待港商参观六堡茶场的意见……关于港商参观的具体时间,昨天接我驻港机构来电告知,该两名客人延至七月六日到梧。因此,如无洪水挡路(即梧州大漓口一段公路不被水淹——编者注),则定七日安排客人往六堡参观。”

    从这份公函可以看出,梧州方面进一步提升了接待规格,足见对司徒法他们此行的重视。

最是难忘“槟榔香”

    1979年7月6日 ,司徒法和他的岳父抵达梧州,次日按计划前往六堡镇。为了提供最大的保障,土畜产梧州公司专门向梧州市公安局借了两辆越野吉普车用于来回交通,梧州市公安局还派出专人随行陪同。

    于是,一行人直奔六堡茶区。不过,即便梧州方面已尽可能提供最好的交通工具,从梧州到六堡的路途艰辛至今仍让司徒法记忆犹新:“当年去六堡镇的时候还没有硬化的水泥路,所走的道路颠簸难行,翻山越岭弯道很多,车子上山下坡,让人觉得老是到不了头似的,外贸公司陪同我们进去的人都受不了。”

    大伙颠簸了大半天才到达六堡,正待下车舒口气,山里的蚊子又“热情来迎”,让人不得不疲于抵挡 。但是,港商一行仍是饶有兴致地参观了六堡茶场和茶叶加工厂,尤其是司徒法,稍事休息就迫不及待地上山看茶场。

20世纪70年代末六堡公社茶场里的茶山。(侯兆海供图)

    生机勃勃的茶林,让司徒法驻足良久。通过考察,他对六堡茶树种有了直观印象,而现场陪同考察的技术人员的讲解,更使他对六堡茶的茶树品种特性和种植要领,以及苍梧县茶叶加工厂制作的六堡茶选用中小叶种茶叶的原因有了进一步认识。随后,到加工厂茶叶制作车间的参观,更让司徒法解开了心中的一个“谜团”。“六堡茶为何会有独特的香味,我对此一直很好奇。”司徒法接受采访时说,“经过考察,我了解到加工厂使用松木柴火焙干茶叶,这个干燥工艺的应用,使六堡茶在经过陈化后形成了‘槟榔香’。” 

20世纪70年代末六堡公社茶场的技术人员在查看茶树生长情况。(侯兆海供图)

​    此次参观考察,让司徒法一行满意而归。而在当时,这两个“香港客商”的到来,也让大山深处的六堡公社上下兴奋不已,许多村民群众纷纷前来围观,那种热闹的场面至今仍让吕苏虾回味无穷。

要求“复火”有原因

  其实,在司徒法等人出发之前,“永生祥”就向土畜产梧州公司订购了一批六堡茶。为了保证产品质量、做好这笔生意,同样是在1979年6月30日这天,土畜产梧州公司发出了第三份公函,不过,这份公函是发给苍梧县六堡公社企业办公室的。公函中称:“关于我司业务人员在你茶场要样的碎片茶,经寄样给香港客户品尝,认为可销。因此,我司同意将该碎片茶接收,价格按品质衡量,定不带包装的梧州交货价为每市担100元,县土产公司向我司收经销费3.5%……我司即派员并带包装前往。另请你协助,在包装前将茶复火一次,以保品质。”

   在这份公函里,港商对六堡茶在包装前“复火一次”的要求很是特别,其背后有何故事呢?2017年6月22日,73岁的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会计经理郑永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由于六堡茶在香港热销,为了赶交货进度,土畜产梧州公司未等加工制作的六堡茶完全焙干就发货到香港,结果很多竹箩压装的六堡茶拆开后茶心依旧保持湿润状态。为此,“永生祥”向土畜产梧州公司发函,希望能够降低茶叶里的湿度,保证茶叶质量。

   在到梧州的参观考察中,六堡茶的湿度问题始终是司徒法关注的内容。他发现,当时六堡镇的茶叶加工厂也存在茶叶未焙干就压箩的现象。

   为了帮助加工厂解决这个问题,考察结束后,司徒法特地送了一台电炉给加工厂用于烘焙茶叶。可惜的是,由于山区的电力供应不足,这台电炉始终“英雄无用武之地”,完全成了摆设。后来,当司徒法再次来到梧州见到自己当初所赠礼物时,它已经锈坏了。

此后茶商接踵至

    “永生祥”首次来梧的参观考察活动虽然结束了,“永生祥”与土畜产梧州公司的友好关系却谱写了新的篇章。此后十多年里,该公司一直是土畜产梧州公司的重要客户。“1979年以后,我们不时会来梧州洽谈生意,也经常会到梧州中茶公司(指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分公司梧州支公司)参观考察。”郑永琨说。

    而“永生祥”的多次来梧参观考察,还促进了土畜产梧州公司生产方式的变化。

   有一次,司徒法和郑永琨去土畜产梧州公司的茶叶加工厂看货样。当时,厂里的工人把六堡茶分级筛拣打包后,车间的地面上留下很多粗老的茶叶。当司徒法从工人口中得知这些等外品茶叶将被当做垃圾倒掉时,他觉得很是可惜,因为六堡茶在香港可是热销品。这些茶叶还能否被加工利用?考虑一番后,司徒法用很低的价钱把这些等外品茶叶买下来,让人用麻包袋装好运回香港。

   事实证明,司徒法的眼光是独到的。虽然这种六堡茶卖相差,但在香港市场十分畅销。因为六堡茶老叶不仅价格特别便宜,而且泡出来的茶水茶味足香气浓,香港的茶楼购入这种茶叶后,纷纷将其拼配到其他茶叶中以提升香气和口感。“可惜,我们进口了两批这样的茶叶后就‘没货’了,因为梧州中茶公司发现这个市场动态后也意识到了其中的商机,就把等外的六堡茶分别拼到五级和六级茶里。”接受采访时,郑永琨说起这件事还颇感惋惜。

     “永生祥”首次来梧参观考察,也开启了梧州接待境外专业茶叶公司新的一页,梧州因此积累了接待外商的经验。此后,到梧州参观考察、洽谈业务的境外茶商茶企不断增多,梧州茶企与外界的联系日益增多,在之后的岁月中,新加坡广珍茶庄的老板刘丽珍、马来西亚建源茶行有限公司的老板许金龙、晋美茶行的老板王春发等茶商先后来梧,并在深化交流中坚定了与梧州长期合作的信心。

    虽然,“永生祥”因受到香港市场环境的影响,在2006年后中断了梧州六堡茶的进口经销,但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梧州六堡茶的出口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的市场整合后,至今仍在持续。

“外商对梧州之行的结果很满意”

讲述人:吕苏虾(70岁,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分公司梧州支公司干部,现居梧州)

吕苏虾(中)接受本报记者(右)采访。 龙天传 摄

    司徒法是北方人,原来在北方一家工厂做工程技术人员。因其岳父是“永生祥”的老板,司徒法通过申请,于1978年定居香港,进入“永生祥”工作。

    进入“永生祥”以后,司徒法跟随其岳父一起参加广交会,采购茶叶。当时他刚刚入行,对所有新鲜事物都感到好奇,什么都想了解清楚。因为“永生祥”当时在香港专营我们公司(指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分公司梧州支公司)出口的六堡茶,所以,在广交会的洽谈中,他向我们提出想到六堡镇看看。这个要求我们不敢立即答应,但我们及时向公司领导作了汇报。

    公司听取汇报后很重视,因为,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也很想多接触境外的客商,希望通过他们向境外展示梧州和我们企业的发展状况。这个情况逐层上报后,最终,市里面同意了司徒法提出的要求,并要求我们公司做好接待,要让外面的客商了解我们的真实情况。我们马上把这个决定转复给司徒法及其岳父,同时开始着手为他们办理各种申请手续。

    当时,我国刚开始实行对外开放,外商入境的申请流程不像现在这样顺畅,要办理外商来梧参观的手续很繁琐。为了能让司徒法一行尽早来梧考察,我们先后写了很多申请,跑了很多部门。我记得,当时我还找到了梧州市的公安局长,经他签字同意后,我才能为司徒法一行办理出入境手续。这样一通工作下来,花费了我们不少时间和精力。最后,我们办通了所有的手续,并通知了司徒法。

     但是,接下来的接待工作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因为市里面明确要求我们做好接待工作,而这也是我们公司第一次安排外商到茶区参观考察,我们并没有相应的接待经验。每一个接待环节,我们都做了充分考虑。当时苍梧县的茶叶加工厂设在六堡镇,我们便逐级向梧州地区土产公司、苍梧县土产公司下发通知,要求他们安排好六堡镇茶场、茶厂的各项接待事务,包括安排技术人员随行讲解等。不仅如此,我们还先后几次到镇里检查准备工作的进展情况。苍梧县对这个接待任务十分重视,安排了不少参观活动,我们也逐一对接落实,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

    后来,司徒法一行到了梧州,公司就派我陪同他们去六堡镇参观。当时进入六堡镇的公路很简陋,路况很差,准备出发的时候,我们专门向梧州市公安局借了两辆吉普车作为交通工具。为了做好保障工作,市公安局还专门安排了一名干部陪我们一起进六堡镇。于是,我们一行人分乘两辆吉普车往六堡镇而去。

    虽然我们乘坐的是专门跑山区的吉普车,但是由于挤在车上的人太多,加之梧州市区到六堡镇的山路太颠簸,车上的人都难受死了。于是,吉普车只能开开停停,开一段路就让大家休息一下,结果,几乎开了一天车,我们才到达六堡镇的茶厂。

   司徒法那时候正当壮年,精力充沛,他稍作休息后立即上山看茶场。我当时才三十出头,体力还能支撑,于是陪他四处参观并进行讲解。苍梧县和六堡镇都很重视这个接待任务,每个环节都安排了专人随行陪同。

   六堡镇当时叫做六堡公社,因为地处偏僻的大山深处,交通不便,难得有“香港佬”前来参观,镇上和附近村里很多人都跑来看热闹。而且,平时很少有汽车开到镇上,我们一下子开进去两辆越野吉普车,镇上的孩子既好奇又高兴,全都跑来围观。

    司徒法一行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六堡公社的茶园种植和生产流程,对六堡茶各项工艺技术有了一定了解。他们对于这次梧州之行参观考察的结果很满意,回到香港后马上向我们订购了一批六堡茶。

    此后,司徒法和“永生祥”的其他人不时到梧州,和我们公司洽谈六堡茶的购销生意。有了第一次接待外商的经历后,我们逐步积累了接待经验,其他外商来梧州参观考察或洽谈生意,我们都能从容应对。后来,马来西亚建源茶庄的许金龙、新加坡广珍茶庄的“苏太”(指刘丽珍)都来过梧州,我们的接待让他们很满意。

“我送电炉给厂里方便他们烘焙茶叶”

讲述人:司徒法(78 岁,香港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董事经理,现居香港)

司徒法(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龙天传 摄

    1978年,我来到“永生祥”工作,因为我们当时在香港代理梧州外贸公司(指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分公司梧州支公司)出口的六堡茶,所以我很想到六堡镇看看这些茶叶是怎样做出来的。我们向梧州外贸公司提出要求,过了一段时间得到答复,他们公司正式邀请我们去六堡镇参观。 

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注册证书。龙天传 摄

    于是,我们坐车到了梧州。到了梧州以后,梧州外贸公司找来了两辆吉普车,又派吕苏虾和几个技术员陪我们一起进六堡镇的茶场考察茶叶生产。我记得当年去六堡镇还没有硬化的水泥路,所走的道路颠簸难行,翻山越岭弯道很多,车子上山下坡,让人觉得老是到不了头似的,外贸公司陪同我们进去的人很多都受不了。好不容易熬了半天,我们才到达六堡镇。

    在镇上稍事休息了,我们就乘车去茶山考察。当时,六堡茶加工厂的生产车间建在茶山的半山上,被两条河围住,要通过一条桥才能走过去,另外还有一个新的茶叶加工厂建在山脚。不过,这些加工厂的规模都不大,加工茶叶使用的是比较原始的方法。我还记得六堡茶加工制作的过程:把从各家茶农手里收来的干茶叶集中起来,用一个大木甑将茶叶蒸软后堆在一起发酵。发酵一段时间后,就在灶上架设一块大铁板,上面堆放茶叶,然后再在灶里烧松木柴火加热烘焙茶叶。六堡茶焙干到一定程度,就吸收了松木的烟熏味道。之后,工人便把焙好的茶叶踩压到竹箩里,这就成了六堡茶。这些六堡茶由于有一种特殊的槟榔香,很受香港茶客们的喜爱。

   当时,我参观了茶叶加工厂,又看了茶山,然后回到半山上的加工厂吃饭。当时接待我们的规格很高,伙食很好。只是山区里蚊子实在太多太厉害了,我们只能一边吃饭一边拍蚊子。由于梧州市区到六堡镇路途远,疲劳行车不安全,因此当时我们还在六堡镇休息了一晚。

    通过这次考察,我发现由于原料供应和生产技术的原因,六堡镇的茶场的茶叶产量一直不高,这导致了梧州外贸公司供应给我们的六堡茶出口量每年只能维持在100吨左右。我当时曾向梧州外贸公司甚至南宁那边的公司(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分公司)提出能否想办法提高六堡镇的茶叶产量,但最终出口量还是没有太大提高。

    或许六堡镇是山区的原因,比较潮湿。当年我在六堡镇的茶叶加工厂考察的时候,发现那个厂生产的六堡茶烘焙得不够干,茶叶湿漉漉的就压箩了。为了帮助加工厂提高茶叶的产量和质量,我回到香港后专门送了一个电炉给他们。电炉我是通过梧州外贸公司转交给厂里的,以方便厂里烘焙茶叶。谁知道,我第二次去回访时发现厂里一直没用过那个电炉,电炉已经锈坏了。电炉为什么“没有用武之地”?我一问才知道,加工厂建在半山上,当时电力设施不完善,供应的电力不足,根本就开不了电炉。

“我们买走的‘等外品’在香港很畅销”

讲述人:郑永琨(73岁,香港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会计经理,现居香港)

    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永生祥”一直在香港专营代理梧州六堡茶的出口。1970年,我进入“永生祥”工作,此后一直和梧州中茶公司(指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分公司梧州支公司)打交道,当时的谢林泉和吕苏虾(两人均为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分公司梧州支公司及梧州茶叶进出口公司干部)和我们算是熟人了。

    1979年的时候,我们公司经销六堡茶已有20多年,但我们对于六堡茶的了解始终不深,于是就想去梧州考察六堡茶的生产情况。我们向梧州方面提出申请并获得批准,当时是司徒法和我们老板一起进六堡镇参观考察茶场,我则在香港留守。吕苏虾接待了司徒法和我们老板,司徒法他们参观考察完准备离开梧州的时候,还签下了一笔梧州六堡茶的购销订单。

这一带是当年梧州到香港的船舶停靠的地方。苏爱清 摄

    那次以后,我们就能够直接到梧州洽谈生意或参观考察了。当时六堡茶在香港很热销,供不应求,而且因为内地仍然处于计划经济时期,基本上是内地的卖家有什么茶叶,香港的买家就只能要什么茶叶。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们去梧州买茶叶,还是对卖茶的供货商说“有什么货全部拿出来,我们全部要了”。

    以前梧州出口的六堡茶共分为六个等级,编号从6601到6606。在香港最热销的是五级和六级的六堡茶,因为这两个等级的茶叶比较耐冲泡,很多茶楼酒楼都喜欢购买回去拼到普洱茶里使用。不过,最早期的时候,梧州出口的竹箩压装的六堡茶并没有专门的等级编号,只是大致上分为五个等级。由于压入竹箩的六堡茶运到香港后,负责分销的“二盘商”和使用的茶楼酒楼要雇人将茶叶从竹箩里拆出来打散,人工成本太高,因此,我们要求梧州方面把出口的六堡茶做成用麻包袋装的散茶。有了散茶后,才出现了第六级的六堡茶。

    1979年以后,我们不时会到梧州洽谈生意,也经常到梧州中茶公司参观考察。有一次,我和司徒法去梧州中茶公司的茶叶加工厂看货样。当时,厂里的工人把六堡茶分级筛拣打包后,车间的地面上留下了很多粗老的茶叶,工人就把这些茶叶扫到一起。司徒法问工人这些粗老茶叶会怎么处理,工人告诉他,这些茶叶都是等外品,要全部当垃圾倒掉。因为当时六堡茶在香港很热销,司徒法觉得这些茶叶应该可以继续加工,倒掉太可惜,所以他用很低的价钱把这些等外品全部买下来,用麻包袋装好运回香港。于是,我们代理的梧州六堡茶就有了“第七级”,但这些茶叶都是不入级数的级外茶,没有等级编号。没想到,这种粗糙的六堡茶虽然卖相不好,但在香港市场上最为畅销,因为这种六堡茶老叶泡出来的茶水茶味足香气浓,而且价格便宜,茶楼将购进的这些老叶混拼在其他茶叶里,改进整体茶叶的香气和口感。可惜,我们进口了两批“七级茶”后就“没货”了。这是因为梧州中茶公司也发现了这个市场动态,他们不再出售这些等外的六堡茶,而是分别将其拼到五级和六级茶里。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六堡茶在市场上比较热销,我们要求梧州中茶公司尽快将制好的六堡茶运来香港交货。当时,梧州中茶公司出口的六堡茶均使用松木烧火烘干,为了赶交货的进度,梧州中茶公司未等茶叶完全干透就发货给我们,我们收货后发现很多箩装的六堡茶拆开后中心还是湿的。后来,我给梧州中茶公司发函,希望他们降低茶叶里的湿度,但这种状况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解决。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梧州不单出口六堡茶,还出口陈茶,这种茶叶的口感和香气都很像六堡茶,味道也非常好。我们“永生祥”代理进口销售的这些陈茶分为五个等级,编号从57101到57505,后来,我们又把筛选剩下的最粗糙的茶叶分拣出来,作为第六级的茶叶卖,编号为57606。当时,香港有好几家茶行都代理进口广西陈茶,我们“永生祥”代理进口的陈茶也不少。

    20世纪90年代以后,“永生祥”代理进口的梧州六堡茶逐渐少了,因为梧州出口的六堡茶改变了加工工艺,改变工艺后的六堡茶口感不太符合香港市场的要求。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们一度中断进口梧州的六堡茶。

     2001年以后,随着普洱茶的兴起,六堡茶在香港又有了一定的市场,2001年到2006年,我们重新和梧州做起了生意。其间,我们每年都去梧州中茶公司两三次,看六堡茶的样板和提货,那时候的交通发达了,我们去梧州也方便多了。2001年和2002年,是我们购进梧州六堡茶数量最多的时候,每年我们都会进口2500包到3000包茶叶。2002年,有一次我去梧州,到工农仓(梧州中茶茶叶有限公司李家庄仓库)看货,把仓里存下来的2000多包六堡茶买光了,当时每包六堡茶重50斤左右。我看了看库存单,里面有些六堡茶还是1979年存放下来的。

    不过,2006年过后,六堡茶在香港市场的销售又陷入了低迷状态,我们就不再代理经销六堡茶了。【采写:西江都市报记者 苏爱清 杨麦 龙天传】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