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四川藏茶正文

历史印记:茶马古道的背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2-29 来源:川红茶业集团 作者:小红 浏览次数:320
 历史印记:茶马古道的背夫

    中国人民的勤劳与生俱来,藏族同胞每日必不可少的藏茶就是最好的诠释。在交通十分发达的现在,藏茶很容易就能运送到青藏高原等地区,可在茶马互易的年代,背茶的“背夫”们的确堪称传奇。
     藏茶是藏族同胞的主要生活饮品,藏民们有“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和 “一日无茶则滞、三日无茶则病”之说,可见藏茶对于藏族同胞日常生活的重要程度。“蜀茶总入诸蕃市,胡马常从万里来”描述的即是:藏茶源源不断销往青藏高原作为生活的必需品,供藏族同胞饮用和繁衍生息,而后又从藏地,运回战马,药材,皮革等物品,实现茶马互易。茶马古道在“背夫“的脚下应运而生。
    背夫,又称“背二哥”或”背子”。即从事背茶的人,由于路途遥远,高山险阻,溪谷纵横,加之大路不通,骡马难行,运价太高,茶叶主要依靠人力运输。背夫们在农闲时间,背‘背子’以谋生,八到十个人一组,每人手持一根丁字形拐杖,俗称“拐筢子”和“墩拐子”,用来撑着茶包歇气,拐杖底部镶有铁杵,歇气之时深入硬土或石头,固定点位而不致打滑。因为负荷重,只有这种方法才能在路上歇下背子,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拐子窝”。圆形的篾条挂在胸前,用来刮汗;木制的木架,用来架固茶包,称为“背架子”。除此之外,有时还要准备蓑衣和斗笠,遮蔽雨水和烈日,随手挂于茶包之上。绵延不绝于崇山峻岭和断壁悬崖之中的青石板路,清晰可见一个个的石窝子,讲述着艰辛的茶马之路。

    背夫随身自备沿途的食物很简单:一点玉米面、馍馍和一小袋盐。另外,女背子的茶包上还要挂上几匹笋壳,以便歇下背子,站着小便时作‘水槽’之用。有的女背子还要把吃奶的孩子挂在胸前。
    销往康藏的藏茶,一般用篾条包装,20斤为一包,称为“蔑包茶”。背夫背负茶包的重量,视体力、年龄、性别各有不同。在当时,中等力气者,每次领取10包到20包,而年轻力壮者,一次能背十五、十六包,重量达到300多斤,相当于两三匹骡马的负重。背夫的行列中也有妇女儿童。最小的“背童”年仅10岁,可背30多斤两条茶;“背妇”们则背10多条。遥想当年,背夫只是茶包的载体,他们背负的茶包竟比人还高。艰巨的劳作,使古道上的背夫炼就了一身强健的身子骨。
    根据有关资料记载:康定仅茶叶一项,在康熙年间每年交易量就达80余万包,而嘉庆年间竟高达一百多万包,也就是一千多万斤。如此巨大的茶叶吞吐量,在茶马古道四川一线,完全是依靠“背子”们臂挑背磨,用汗水和鲜血,一点点累积完成的。
    解放之后,川藏公路修通,公路汽运取代了人背畜驮的藏茶运输。随着解放之初最后一批背茶的背夫渐渐老去,而健在的背夫已寥寥无几。背夫作为一种职业,湮灭消失在历史记忆之中。
    历史常常让人陷入思考。茶马古道的背夫,挑战身体的极限,用强大的意志力和忍耐力将一包包茶叶背到目的地,他们的精神令人敬佩,现在的我们怕是很难有人做到那样的事了。也许当时真的是为了谋生,迫不得已才做背夫;也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茶马古道上他们的汗水和足迹雕刻了那段历史,直到今天,当我们再次阅读的时候,仍然止不住惊叹;也许他们之中只有极少的人还能讲述背茶时的故事,我们心存感激,感激他们记录了中国历史上必不可少的一笔!(资料来源:川红茶业集团)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