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广西六堡茶正文

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江山代有才人出 盘虬老树发新枝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2-30 来源:西江都市报 作者:苏爱清 杨 麦 龙天传 浏览次数:280
 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江山代有才人出 盘虬老树发新枝

    一条“茶船古道”穿越百年,纵横万里。在时空的经纬交织之中,无数与六堡茶结缘的茶叶世家突破兴衰藩篱,以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薪火接力,在“茶船古道”这出历史大剧里闪亮登场,演绎属于自己的传奇故事。

    这些精彩故事里,有一个家族的传奇相当独特。这个家族从六堡茶的销售做起,进而介入六堡茶的制作,然后产销结合,形成了一个横跨太平洋两岸的六堡茶销售网络。在不同的历史时段,这个家族又衍生出“合荣”“荣发号”“东升”“安发行”“河阳茶号”等众多字号,在六堡茶发展史上留下强力印记。经过了数代人的传承,这个家族至今仍大量制作并在世界各地销售六堡茶。

   这个家族的故事,还要从20世纪30年代说起……

产销链条初构建

    20世纪30年代中期,中国面临内忧外患,社会动荡,民生困顿,广东江门的黄星海迫于生计,忍痛告别了家中的妻子和三个儿子,远赴南洋谋生。

    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年,抗日战争爆发,随后江门沦陷,黄星海与老家的妻儿失去了联系。黄星海的二儿子黄新,如今已是85岁高龄,但对于年少时的动荡生活记忆犹新。黄新说,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他和另外两个留在江门老家的兄弟东躲西藏,生活颠沛流离。

    相比中国,此时的新加坡相对平静,而且因为之前大量华工涌入,市场消费得以维持。

     当时,新加坡的茶叶市场相当兴旺,茶叶来源却非常紧缺,主要靠香港方面供给。黄星海有个妻兄在香港经营一家“光荣”杂货店。看到了这个契机,1940年,黄星海和其妻弟合股,在新加坡成立了“合荣土产公司”,通过“光荣”从香港将包括六堡茶在内的一些土产运到新加坡销售。黄星海家族与六堡茶的交集就此开始。

黄新在位于香港的茶叶发酵仓库前接受记者(中)采访。 苏爱清 摄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黄新三兄弟回到了江门老家,并与黄星海重新取得了联系,然而,这时的黄星海已在新加坡另组家庭。为了解决黄新三兄弟的生活问题,黄星海先是托人将他们带到广州读书,1947年前后又托妻兄将他们带到香港谋生,并寄来本钱让黄新三兄弟在香港成立“荣发号茶叶商行”,专门从事茶叶收购与制作。

    在黄星海妻兄的指导下,黄星海的大儿子黄松森当起了掌柜,负责外出联系业务,二儿子黄新跟随舅舅学习制茶,三儿子则负责店里的各种杂务。黄新回忆说,当时“荣发号”除了直接购买六堡茶外,也在香港及周边地区收购 “散茶”(原料毛茶)自行制作六堡茶,收购和制成的六堡茶都装船运到新加坡,交给“合荣公司”销售。这个家族在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之间的六堡茶制销链条,就这样构建起来。

远赴异国建茶厂

    此后十年,时局几番变迁,中国内地实行公私合营,茶产业实施统购统销政策,对香港的茶叶出口由德信行统一代理,德信行再在香港选择多家“头盘商”进行分级销售。这时,市面上的成品茶和毛茶骤减,香港茶叶市场进入到了整合淘汰阶段,很多茶行因此歇业倒闭,“荣发号”也举步维艰,只能是四处寻找能够制茶的原料,努力维持着六堡茶的加工制作。

   1957年,是年25岁的黄新羽翼已丰,他离开了“荣发号”,与朋友合股创办了“广信”茶行。过了一段时间,黄新又转让了“广信”茶行的股份,离开香港前往泰国北部的清迈,和朋友一起合股创办了“东升茶厂”制作茶叶。当时,泰国北部的茶叶原料充足,黄新就在当地建设制茶工厂,收购茶叶进行加工,并放置于山洞发酵。“东升茶厂”制成的六堡茶和普洱茶全部运回香港,这些茶叶多数在香港销售,也有一部分发往新加坡供给黄星海的杂货公司。此时,经过股份转让整合,原来合股经营的“合荣”已经变成了黄星海独资经营的“新荣发”。

“荣发号”茶行以前出售的普洱茶 黄成太供图

    随着时间的推移,黄新在泰国北部的制茶事业越做越大,“东升茶厂”改名为“东升茶业公司”,并吸引了“鸿泰昌”的老板马学富前来与其洽谈合作。于是,“东升茶业公司”变成了“东升两合茶业公司”,双方合力扩大生产规模,继续把在泰国生产的六堡茶和普洱茶运到香港地区及新加坡销售。

   “东升两合茶业公司”在泰国生产的茶叶被统称为“泰茶”。如今,马来西亚怡保的大东茶行仍然收藏着一些用麻包袋包装的大竹箩踩压六堡茶,麻包袋上赫然印着“东升两合茶业公司”的生产印记,这无疑是这段历史的最好注脚。

黄新与朋友在泰国开设东升茶业两合公司,此为该公司生产的六堡茶。苏爱清 摄

    20世纪70年代初期,黄新结识了香港新华水产公司的职员陈自重。那时候,新华水产公司主要在香港地区和越南之间从事海鲜运输业务,因此,与陈自重的相识,便成为黄新做大茶叶生意的又一个契机。

    据黄新的堂侄黄成太介绍,黄新曾向他忆述当年自己在海外制茶的整个过程,谈及越南发展的初衷,黄新坦言新华水产公司的这条水路航线是关键因素,因为越南有大量茶叶,利用航运方式将加工制作好的茶叶运到香港销售,可获得较大收益。

    世事逼人。就在此时,和黄新合作的马学富先是在泰国遭遇绑架,后又因车祸丧生。20世纪70年代后期,早已萌生退意的黄新毅然离开泰国前往越南河江,创办了“河阳茶号股份有限公司”。此时越战刚刚结束,越南经济百废待兴,在当地投资建厂成本不大。于是,黄新在河江建起了制茶厂,收购当地的原料制作包括六堡茶在内的各类茶叶,同时在香港建立储存仓库,通过与陈自重合作,利用新华水产公司的船运渠道,把“河阳茶号”生产出来的茶叶运到香港储存陈化后再行销售。

    “阿叔(即黄新)曾告诉我,当时由于交通不便,他有时还要跟随当地驻军乘坐坦克上山收茶制茶。”今年,黄成太受访时谈及黄新在越南制茶的情况,专门介绍了当中的一些细节。

家族生意更兴旺

    历经岁月的洗礼,由黄星海牵头构建的家族生意越做越大。

    就在黄新勇闯异国拓展自己的制茶生意时,留守香港的黄松森也努力壮大着“荣发号”。除了从黄新处购进加工好的茶叶外,作为香港茶界“二盘商”的“荣发号”,也能从各个“头盘商”手里获得成品茶货源。永生祥茶行有限公司曾是香港一家茶叶进口的“头盘商”,该公司会计经理郑永琨在1970年入行,他回忆说,当年“永生祥”从中国内地进口的很多六堡茶都卖给了“荣发号”,所以他和黄松森相熟。

   而在另一端的新加坡,黄星海在当地结婚生下的儿女们逐渐成长起来,他们协助黄星海经营“新荣发”,使“新荣发”的茶叶生意得以传承发展。新加坡红星酒家私人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许国威介绍,红星酒家早期曾向“新荣发”购买六堡茶。

    1970年前后,黄星海的第四个儿子黄长安成家后离开了“新荣发”,自己创办了安发行茶庄有限公司,专营向当地茶楼酒楼供应茶叶的批发生意,其经营的茶品中,很大一部分是六堡茶。而这些六堡茶,据黄长安的儿子黄国盛说,都由黄松森和黄新提供,其中黄新制作的“北泰茶”和“北越茶”,一度占“安发行”销售的黑茶类茶叶总量的30%左右。

“安发行”曾经售卖的“孖公仔”六堡茶 杨麦 摄

     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此时,黄新再次展现出其对茶业发展机会的捕捉能力。他回到广东江门老家,建起茶叶储存仓库,把制好的六堡茶和普洱茶运回这些茶叶仓库储存陈化后再销售,使得“河阳茶号”在香港地区和东南亚名气渐响。

     而“安发行”在新加坡的茶叶生意也风生水起。黄长安把茶庄搬到了临街的店面,同时经营茶叶的批发和零售生意,并进军当地各大百货商场和超市,开设专柜销售包括六堡茶在内的“孖公仔”品牌等各类茶叶。当时,“安发行”的客户并不局限在新加坡,来自马来西亚、印尼的商家也从“安发行”购进六堡茶。黄长安的妻子李麦莲至今仍然记得,在“安发行”的马来西亚茶行客户中,就有吉隆坡茨厂街的“天利行”。她说:“当时,‘天利行’直接向我们下订单,每次下单都订几箩或十几箩。直到十几年前,‘天利行’结束经营后,才不再从我们这里进口六堡茶。”

20世纪80年代,黄长安在安发行茶庄开设在百货商场的专柜里摆放茶叶。杨麦 翻拍

如今,安发行茶庄的员工在包装茶叶。杨麦 摄

    到了20世纪90年代,受到成本渐高等因素影响,黄长安结束了在各大百货商场和超市的茶叶专柜经营,但包括六堡茶在内的茶叶批发和零售仍在持续,“安发行”与黄松森、黄新之间的家族茶叶产销联盟也始终得以维系。

    1997年,移民风潮席卷香港,黄松森一家随着这股风潮移民到了加拿大,同时带去的,还有“荣发号”的牌子及这家茶行存下来的陈茶。这些陈茶在加拿大的唐人街很受欢迎。黄成太说,如今“荣发号”在加拿大已经开设了三家门店,仍以销售陈茶为主,不过,执掌者已是黄松森的儿子。

江山代有才人出

    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更新换代,保持活力,是世事发展的必然要求。

    20世纪80年代中期,黄新从越南回到香港,仍旧从事制茶生意。为了保持茶品的质量,他多次到云南寻找和购买茶叶原料。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已近古稀之年的黄新渐渐觉得力不从心,殷切地希望有人传承自己精心创下的茶叶品牌,并把目光投向了与自己关系极好的侄子黄成太。

    2001年前后,当黄成太再次到香港探望黄新的时候,老人正式向黄成太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此时的黄成太已在经营化工生意,但是,面对老人充满期盼的眼神,本来就对品茶和茶叶相关知识感兴趣的黄成太答应了下来。

    从此,黄成太就跟随黄新学习各种寻茶知识和制茶技术,并在广东顺德创办了“一壶茶叶有限公司”,和黄新合作制茶藏茶,继续传承“河阳茶号”。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黄成太熟悉了业务,与“安发行”的合作更多地落到了他身上。此时,黄成太和黄新已经把茶叶的加工制作业务,以及大部分仓储藏茶转移到了广东、云南等地。

安发行茶庄的仓库 苏爱清 摄

    时光一晃又是十多年,“荣发号”在加拿大的六堡茶销售业务仍在开展,黄长安、黄新与黄成太之间的家族合作也在延续。到了2010年前后,黄国盛开始参与“安发行”的经营,并在2016年黄长安去世后接掌“安发行”,进一步强化了与其他家族成员之间的合作,使得六堡茶成为“安发行”长盛不衰的销售茶品。

    在作出六堡茶产业将再次复兴的预判后,数年前,黄成太开始深入梧州的六堡茶区,提前布局六堡茶产销市场。他一方面大量收购茶农的六堡茶形成一定的陈化库存,另一方面与当地的茶叶种制大户及专业合作社合作,确保以后每年所需购进的六堡茶的品质与数量,为今后着重拓展的六堡茶生意夯实基础。

    一代又一代的薪火传承,使得黄氏世家的“茶业大树”枝繁叶茂。这个发端于20世纪30年代的家族故事,至今已经延续了80多年,但是,或许这还只是一个开篇,这个茶叶世家仍将继续书写传奇……

李麦莲如今仍在安发行茶庄门店照看生意。 杨麦 摄

“‘安发行’经销的新茶在中国内地制作”

讲述人:黄国盛(40岁,新加坡安发行茶庄有限公司老板,现居新加坡)

    为了谋生,我阿爷黄星海从广东江门老家来到新加坡。我阿爷在老家和新加坡两地有好几个子女,我阿爸黄长安在兄弟里面排行第四。

    我阿爷在新加坡经营一家“新荣发”杂货店,我阿爸在店里帮手跑业务,主要是到茶楼酒楼推销茶叶。当时六堡茶在新加坡很有市场,很多茶楼酒楼都使用六堡茶,“新荣发”销往茶楼酒楼的茶叶很多是六堡茶。这些茶叶都是我大伯父(黄松森)和二伯父(黄新)在香港制作的,然后运过来交给我阿爷销售。

    1970年前后,我阿爸离开了“新荣发”,自己在欧南园二楼租了一个店面,创办了“安发行”茶庄,继续做茶楼酒楼的茶叶批发生意。“安发行”经销的茶叶中有很多是六堡茶,仍然是从我大伯父和二伯父的公司进货。需要茶叶时,我阿爸就打电话去香港那边下单,凑够一个货柜,香港那边就会发货装船运到新加坡。那时候我们店里每年都要从香港订两三批茶叶,一个货柜的茶叶有六七吨,其中六堡茶占一吨左右。

    我阿爸之所以自己创业,是因为他之前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关系,他和其他朋友采用配套合作方式,承包整家茶楼酒楼的供货源,一个供应蔬菜肉类,一个供应各种酱料,一个供应干货海味,一个粮油等其他杂货,我阿爸负责供应茶叶。新开张的茶楼酒楼都需要这些物资,而我阿爸和那些茶楼酒楼的厨房师傅又是朋友,所以这种“一条龙”的配套合作方式能拿下很多茶楼酒楼的供货订单。

    创业之初,“安发行”只有我阿爸一个人经营,大小事务都由他一手一脚操办。当时,很多茶楼酒楼下订单要六堡茶,每次要货量都在几十斤。我阿爸就把整箩的六堡茶凿散,然后分别包装,骑单车或开摩托车逐个送去订货的茶楼酒楼,我以前也帮忙开摩托车送货。后来我们买了汽车,才改用汽车送货。

黄国盛(右一)、黄成太(右二)在马来西亚怡保与当地茶人廖金亮(左二)合影。 黄成太供图

    1979年前后,我们在新加坡很多大百货商场和超市里都开设了专柜,卖茶叶和咖啡。专柜里面有很多品种的茶叶和咖啡,六堡茶是其中一个主要茶叶品种。我们把从香港发来的整箩六堡茶拆散装成小盒包装,打上自己的“唛头”(商标)再上架,我们当时使用的“唛头”叫做“孖公仔”。20世纪90年代以后,因为经营成本不断上涨,入场要求也越来越多,我们不再在百货商场和超市开设专柜,这个“唛头”也不再使用了。

    一直以来,我们卖的六堡茶不分等级,主要分为“原度”“六堡王”“天上天”“正山”等几个品种,其中最好的就是“六堡王”,那是拆开整箩六堡茶以后,选取里面最好最完整的部分拼制而成的。

    以前,新加坡百分之八十的茶楼酒楼都使用我们供应的茶叶,当中也有几家茶楼酒楼购进六堡茶后在楼面销售。20世纪80年代,我曾跟我阿爸去过“深南堂”(当时的一家酒楼),里面就卖六堡茶。到了现在,新加坡还有百分之六七十的茶楼酒楼使用我们供应的茶叶,但已经没有六堡茶供应了,主要是普洱、铁观音、乌龙、寿眉和茉莉花茶这几大类。我们经销的六堡茶如今都在门店零售。

    以前,我们卖的很多茶叶都是二伯父制作的,他在泰国和越南制作的六堡茶和普洱茶,很大一部分运到新加坡交给我们“安发行”经销。这些六堡茶我们称之为“北泰茶”和“北越茶”,其中泰国的茶叶条索更粗更长,当时我们对这种茶叶的进口量相当大,占到我们整个黑茶类茶叶销量的30%左右。后来,二伯父把这些茶叶运到云南加工制作,加工好的茶叶运回香港存放陈化,然后再发货给我们。而我们的六堡茶客户中,除了本地和马来西亚的以外,还有印尼和菲律宾的客商。2010年前后,就有菲律宾的客商打电话来新加坡下单订购六堡茶,我们直接让香港那边把加工好的茶叶用船经香港运去马尼拉。

    到了2000年以后,我们家族在香港的茶叶加工业务逐渐转回中国内地,并交给了阿太(指黄成太)负责。他们制作的茶叶很多,每次都制作几千件(箩),所以我阿爸和阿太合作,从中国内地进口茶叶到新加坡销售。因为我们整个家族的生意是相互关联的,二伯父在江门老家和香港都有很大的藏茶仓库,所以我们店里如今卖的比较新的六堡茶都在中国内地加工制作,陈年六堡茶则从香港运过来。

    2000年到2007年前后,我们在中国内地订购的茶叶都是用货车全部运到香港后,再装货柜上船运来新加坡,因为香港当时的通关手续便捷。到了2007年以后,我们在中国内地订购的茶叶全部改运到广州装船,发到深圳通关后直接运来新加坡。

    此前,“安发行”一直由我阿爸掌管,我帮忙打理。去年,我阿爸去世,“安发行”由我接管,我仍然和阿太合作不断开拓市场,一起把家族的茶叶生意经营下去。现在,“安发行”的茶叶除了在门店零售和批发给茶楼酒楼外,有的还销到新加坡一些星级酒店。

“我和朋友曾在泰国开厂制茶”

讲述人:黄新(85岁,香港制茶商,现居香港)

    我的老家在广东江门,家里有三兄弟。20世纪30年代,中国的局势很乱,谋生艰难,我家里的田地又少,阿爷叫我阿爸黄星海外出闯荡,找条谋生的路子。当时,我有两个舅父在新加坡做生意,我阿爸就决定去找他们。

    我阿爸到新加坡以后,慢慢站稳了脚跟,就和舅父等几个人合股开了一家叫做“合荣”的庄口(公司),专做土特产进出口生意。当时,我还有另外一个舅父在香港做生意,开了一家叫做“光荣”的庄口,专营日杂百货生意。“合荣”就和“光荣”合作,从香港进货后运到新加坡卖。以前六堡茶在东南亚很热销,“合荣”在香港采购的货物中很多是六堡茶。

    1937年以后,日本仔打到了江门,我们三兄弟四处逃难,好不容易捱到1945年打完仗,我们才回到老家。这时候,阿爸写信回来,托人把我们三兄弟接去广州,我们终于在广州安顿下来,并进了学堂读书。当时,广州有很多茶楼,茶楼里面都供应六堡茶,茶客落座的时候,上的大多是六堡茶。

    1947年前后,或许是担心时局不稳,阿爸托香港的舅父把我们三兄弟带到了香港。到了香港以后,阿爸又出钱给我们成立了一家“荣发号”茶行,一边在香港及周边地区收购六堡茶,一边购买原料制作六堡茶。这些收购和制作的六堡茶,全部装船运去新加坡,交给“合荣”销售。当时,我们三兄弟年纪还小,所以茶行就由舅父暂时代管,我大哥黄松森负责接洽生意,并跟舅父学习管理业务,我负责生产制作茶叶和仓储工作,我的三弟和另外一个表兄弟负责踩压和搬运茶叶。我们在西营盘那边有一间老屋,进深有二三十米,门面很阔,上面还有一个阁楼。当时我们就在这间老屋里面制作茶叶。当时市面上的散茶(茶叶原料)很多,我们能找到散茶供应的渠道,所以六堡茶的生意做得很不错。

    到了20世纪50年代,中国内地对香港的茶叶出口有了“包销商”(即“头盘商”),我们的进货渠道就少了,货源很缺乏。那时候,我们找到什么散茶都买回来加工制作,已经没有那么多讲究了,不过我记得其中有很多六堡茶的茶青(毛茶)都是整筐从中国内地运过来的,我们一年起码制作两三百件六堡茶。制作六堡茶的时候,都是把茶叶蒸软后倒入大竹箩里,人就站进竹箩里把茶叶踩实,踩实一层后又倒茶叶进去再踩,这样一层一层地踩,直到把整箩茶叶都踩实为止。因为当时我们年轻,够力气,一箩六堡茶踩实以后有上百斤重。

黄新在云南边境寻找优质的野生古茶树。 黄成太供图

    后来,我大哥接管经营“荣发号”。到了1957年前后,我和别人合股开了一家“广信”茶庄。做了一段时间,我又把股份转让给别人,跟另外一些朋友去了泰国发展。当时,我们几个朋友在靠近清迈的地方合股开了一家“东升茶厂”,用当地的茶青做成“茶饼”(普洱茶茶饼)和“散茶”(六堡茶)。“散茶”做好以后,我们就将其运回香港交给行家(即中间商),由他们拼配后再卖给茶楼,这些“茶饼”和“散茶”在香港一般被叫做“泰茶”。当时,我们的茶叶产量很大,通常都是整柜(集装箱货柜)整柜地运回香港。运回香港的茶叶大多在当地销售,也有部分运到新加坡,交给我阿爸和我的兄弟销售。我大哥管理的“荣发号”制作的茶叶,应该也有一部分供给我们家族在新加坡的庄口。

    后来,我又去了越南,和朋友一起合作制茶。因为当时香港的茶楼越来越多,需要使用很多茶叶,我们就在越南制作六堡茶和普洱茶,让我的朋友将茶运回香港批发给茶楼酒楼,当中也有一些货发去新加坡。相较而言,越南茶的条索比泰国茶更幼细一点,但汤色和口感都优于泰国茶。

    在越南制作了多年茶叶以后,20世纪90年代,我回到了香港。1997年,我大哥全家移民去了加拿大,他把“荣发号”也搬了过去,“荣发号”留存的很多陈年六堡茶和普洱茶,他也一起带去了加拿大。“荣发号”如今还在加拿大经营,不过,我大哥的身体状况不太好,“荣发号”的生意已由他的儿子接手打理。

    回到香港以后,我还是继续制茶,也多次去云南寻找茶叶加工制作。后来,我年纪大了,寻茶制茶同时做太辛苦,实在吃不消,我就让阿太(黄成太)他们接手,我们一起合作做生意。

“如今我们在六堡镇大量收购茶叶”

讲述人:黄成太(52岁,河阳茶号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内地区域负责人,现居广东顺德)

   我以前在广东顺德做化工生意。我很喜欢喝茶,和阿叔(黄新)的关系一直很好,每次到香港,我都到阿叔家里,陪他喝茶聊天。那时候,我阿叔已经在很多地方制作茶叶,还创办了“河阳茶号”,当时主要加工制作普洱茶和六堡茶。

   据我阿叔说,20世纪30年代,他的阿爸黄星海就到新加坡谋生。到了20世纪40年代,他的阿爸在新加坡开了一家“合荣公司”,从香港进口土产在新加坡销售,当时六堡茶在其中占了很大比例。

   1947年前后,我阿叔和其他几个兄弟来到香港,后来一起加工制作六堡茶。到了1957年,中国内地发生了很多事,私企茶叶销售受到公私合营的影响,出口渠道没有了,在香港做茶的企业无论是货源组织还是销售都变得很困难,于是,我阿叔离开香港,去了泰国清迈制茶。清迈是泰国北部的一座城市,气候凉爽,适合种茶,我阿叔将制茶技术带到那里,教授当地茶农种茶制茶,并将制茶工厂设在当地的山洞里,便于发酵茶叶。他当时制作了很多六堡茶和普洱茶,还和另一个普洱茶品牌“鸿泰昌”的老板马学富合作,把在泰国生产的茶饼运到香港卖。

   后来,我阿叔结识了香港新华水产公司的陈自重。当时,新华水产公司主要从事海鲜运输业务,负责将越南的鲜鱼运到香港。我阿叔想,是不是可以借助这条水路将越南优质高山茶叶运到香港,就在这个时候,和他合作的马学富先是在泰国遭遇绑架,后又因车祸丧生,于是,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我阿叔离开了泰国,前往越南河江发展。

   当时,越南北部的茶农还没有熟练掌握晒茶制茶的技术。我阿叔在当地待了很久,除了寻找优质的高山茶,还教导当地茶农制作黄茶和晒青茶。由于当时交通不便,我阿叔有时候还要跟随当地的驻军乘坐坦克上山。慢慢地,他在越南河江建起了制茶厂,创办了“河阳茶号”,加工制作六堡茶、普洱茶等各种茶叶,同时还在香港建立了自己的储存仓库,和陈自重合作把“河阳茶号”生产出来的茶叶运到香港储存陈化后再销售。

   20世纪80年代,中国内地改革开放力度越来越大,我阿叔回到广东江门,在老家建立了茶叶储存仓库,“河阳茶号”这时候在香港地区和东南亚都已经很有名气了。

   1984年的时候,我还是个高中生,住在江门老家,经常到我阿叔的茶叶储藏仓库帮忙,向他请教茶叶制作技术和知识,还经常跟他到国内各个茶叶加工企业参观学习。在不断的参观学习中,我对茶叶的生产产生了浓厚兴趣。

    2001年前后,有一次,我去探望阿叔的时候,他对我说,他年纪大了,总是寻茶、制茶恐怕身体吃不消,希望我能接手他的工作,继续从事家族的茶叶生意。我听了阿叔的话以后,觉得试试无妨,于是欣然答应。

    我跟着阿叔去了几次云南的普洱茶区,学习寻茶、制茶知识,还在广东顺德建了一个大型茶叶仓库,由阿叔指导制作茶叶,然后将茶运到顺德的仓库储藏陈化。经过一段时间实践,我逐步熟悉业务,也掌握了寻找茶叶的渠道,之后阿叔就不再外出奔波,而是留在香港或江门老家专心制作茶叶。寻茶的经历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索性放下自己的化工产品生意,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和阿叔合作制茶方面。在接下来的年头里,我跑遍了整个云南茶区,也到各地茶区参观学习,对各种茶叶的相关知识有了清晰的了解。

黄成太在云南寻找野生古茶树。 黄成太供图

    我们家族以前在香港开设有一家“荣发号”茶行,由我另外一个阿伯黄松森经营。一直以来,我阿叔和阿伯制作出来的六堡茶等各种茶叶,都运到新加坡销售。我们家族还有一个分支在新加坡,经营一家“安发行”茶庄,现在这家茶庄由我的兄弟黄国盛掌管。我和阿叔合作生产出来的茶叶,很大一部分发去新加坡交给我的兄弟经销。

    1997年,我阿伯移民去了加拿大,他把自己经营的“荣发号”茶行,以及茶行存下来的陈茶一起搬到了加拿大。这些陈茶在加拿大的唐人街很受欢迎,现在“荣发号”在加拿大已经开设了三家门店,主要销售的还是当年带出去的陈茶。不过,我阿伯年纪大了,“荣发号”的茶叶生意已经由他的儿子接手。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家族生产和经销茶叶以普洱茶为主。最近几年,我看到六堡茶的市场热度上升,产品认知度越来越高,觉得这个茶品今后的发展空间巨大,而且,我们家族之前就有六堡茶制作的历史和技术,所以我就着手恢复制作和储存六堡茶。

    为了深入了解六堡茶,我在几年前到广西梧州市的六堡茶区考察当地的茶叶品种。当时六堡镇的交通条件还不是很完善,尤其是上黑石山和石牛顶的山路十分崎岖。当时刚下了雨,我只能搭乘摩托车上去,一路颠簸实在难受,这比去云南茶区寻茶还辛苦。不过,我还是坚持了下来,跑了六堡镇很多茶场,认识了很多茶农和茶叶合作社,也买了很多六堡茶回去对比。

    经过比较,我选定了茶品种类,然后着手存储六堡茶。在去年春茶采摘的季节,我进入六堡镇大量收购茶叶。当时等级较高的六堡茶每斤收购价要100多元,我带着现金开车到每个茶农的家里逐一收购,一下子买了几十万元。我还记得,当时我逐家收购茶叶,一直不断试茶,肚子饿得难受,山上又没有饭店,我一直忍到下午2点钟,实在熬不住了,在一家茶农家里随便试了点茶就想先下山吃饭。那个茶农问我为什么不选购他的茶,结果得知我想赶去外头吃饭,就热情地做饭招待我。最后,我把他家里所有的茶叶都买了。

黄成太到六堡镇茶农的家里了解当地的茶叶制作工艺。 黄成太供图

    我收购的六堡茶全部运回广东的茶叶仓库储存陈化。六堡茶具有“越陈越好”的特点,使用传统制作工艺,将茶叶压箩再放入仓库存放,控制陈化的仓储环境,这些程序都很重要。所以,我现在每年都大量购进和储藏六堡茶,这些六堡茶并不立即用于销售,而是先陈化到一定年份后再投入市场。市场上对六堡茶的需求非常大,最近,我们之前收购的有点年份的优质六堡茶一下子卖出了70箩,而我们新制的六堡茶则要等几年才能上市。

    今年,我同样在六堡镇里收购了很多春茶和秋茶。如今六堡茶区里的茶叶收购价上涨了很多,但我觉得质量好的六堡茶价格应该相对高一点,这样才能提高茶农的积极性。

    由于我在六堡茶区一直四处寻茶买茶,因此在当地找到了一些合作伙伴。如今,我不再需要逐一去农户家里收购茶叶,一些专业的茶叶合作社或茶叶大户会代我去收茶,再按照我的要求制作茶叶,然后按照订购价卖给我。这种合作方式省去了很多麻烦事,对于培育壮大当地的茶叶种植龙头企业也有好处,六堡镇的谭爱云就是用这种方式和我合作的。(采写:西江都市报记者 苏爱清 杨 麦 龙天传 )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安化黑茶杂志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