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黑茶休闲正文

安化黑茶我家乡的味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25 来源:安化黑茶收藏协会 作者:李晓明 浏览次数:269
 《安化黑茶我家乡的味道》
                                                                                       ——法学博士,广西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贺州学院南岭民族走廊研究院院长李晓明

    我出生在安化县小淹镇百花山下的百花村。我儿时的百花村,人口没有现在这么多。房屋也只是稀稀拉拉的几十户,散落在紧靠溪边的山坡上。各家的房前屋后都种满了茶树,记忆中全村就象一个大茶园。母亲则是村里的采茶能手。当年的乡村里既没有什么幼儿园,也没有学前班,母亲采茶时就不得不带上我,让我在茶园里玩耍。玩累了,也就在茶树下睡着了。所以,在我儿时的记忆和长大后的睡梦中,还时常浮现出百花山那云雾缭绕、漫山翠绿的茶园与森林。可以说,茶园就是我的幼儿园。后来稍大一点,每逢暑假,我便是母亲采茶晒茶的好帮手。
        十一岁初中毕业,村里不准我上高中,只能回到生产队当农民,因为我们家是成份不好。大队支部书记说了,村里那么多贫下中农的子女都还没有上到高中,地主富农的子女绝对不能让他读高中。因此,我回到生产队务农便成了真正的茶农。开茶园,育茶苗,种茶树,治茶虫,采茶叶,炒茶叶,揉茶叶,拼堆发酵,烘焙凉晒,打包搬运,样样都得干,都得学。在安化黑茶的加工过程中,炒茶杀青是其中一道技术含量很高的工序,一般也都是由队里年长的炒茶师傅来做。我的工作只是每天一大早进茶园,趁着叶上有露水采满一担鲜叶,挑到队上的制茶场。队里安排有专人帮我们把采回来的鲜茶叶过称。当时我们生产队每10个工分到年底可值两毛钱。平时我的工分是每天4个工分,到年底可值约9分钱。采茶是定量计工,每80斤鲜茶叶可记10个工分。我那时一般一个上午可采到40斤左右的鲜茶叶,超过了我平时的定额4个工分,也就算完成了当天的工作量,便可以休息了。每到这时,站在灶边炒茶炒了一整个上午的炒茶师傅们早已是腰酸腿痛了。见我交完了鲜叶没有工作任务了,便把我叫到灶边,教我炒茶。师傅们则站在旁边一边喝茶一边指导。师傅告诉我,炒茶要用大灶锅。打灶时要把灶锅呈30度左右的倾角斜斜地嵌在灶上。炒茶要备好用稻草捆成的草把和用三叉状油桐树枝做成的炒茶叉。炒锅的温度很高,手不能碰锅,否则会烫伤手。每一锅一般要炒7-8斤鲜叶。鲜叶下锅后,要立即用双手均匀翻炒,速度要快。炒到茶叶烫手了,就要用炒茶叉抖炒。当茶叶炒到出现了水蒸气的时候,则要将茶叶翻滚闷炒。待炒到全锅茶叶都软了并带有粘性了,没有了光泽,也没有了青草气,而且青色转变为暗绿且有了茶香时,这一锅茶便可以出锅了。在师傅们的精心指导下,经过近两年的实践,我也在生产队炒过一段时间茶。要不是改革开放后我又有机会回到学校读书,说不定我还真成了一位技艺高超的炒茶师傅。
        我们百花村产茶、制茶,也爱喝茶。平时在村里喝的茶可以分好多种。最常见的“芝麻茶”,是用饭碗也称茶碗,放入野生毛尖黑茶,加芝麻,加姜丝,用开水冲泡而成。喝的时候要将碗里的芝麻、茶叶、姜丝全部吃完。所以,在我们的土话里不叫“喝茶”,而叫“喫(同吃,音qià)茶”。与“芝麻茶”同样冲泡的还有“玉米茶”、“黄豆茶”、“花生茶”、“炒米茶”等多种。村里的每家每户都备有一个陶制的大茶缸或大茶壶。烧一缸茶一般要喝上两三天,茶也不会馊。我们烧的这种茶不一定全是黑茶,也有“野棠梨叶茶”、“野葛根茶”、“野山楂叶茶”、“野桑叶茶”、“野木通茶”等等,都有生津止渴和防暑的功效。

        当有尊贵的客人到来,特别是女客,一般要用“擂茶”招待。在打“擂茶”时,一般要选用野生的黑茶毛尖茶叶,也可以用则采摘的新鲜茶叶,按一定比例配上绿豆、花生、芝麻、玉米、黄豆、大米等放进擂钵(一种陶制的土钵),添进少量的山泉水,用木棒擂碎,磨成浆状,然后冲入开水调匀即可饮用。这种擂茶有止渴、防暑、充饥、健胃等多重功效。我在生产队务农的那几年,全村都很困难,一年都吃不上两顿白米饭,想喝擂茶,那完全是一种奢望。现在村里的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村里的乡亲们知道我喜欢喝擂茶,每年暑假回到村里,他们都会打擂茶来招待我。一喝三大碗,真是痛快淋漓!
        因多年在外工作,采茶制茶的往事已成为美好的回忆,但我对安化黑茶的那份情感却不因岁月的流失而有所递减。每次寒暑假回到安化东坪,云天阁茶楼就成了我必去的地方。因为一群长年在外的游子回到故乡,我们一定会聚一聚,喝喝酒,品品茶,写写字,吟吟诗,其中安化黑茶一定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谈资。木拐李也总是以老同学的身份作东,邀请安化文联、作家协会、书法协会、黑茶收藏协会等社团和组织的好友们作陪。就拿2016年2月11日来说吧。那天正是丙申年初四日,我本已离开安化正在去重庆的火车上。一帮旧友新朋齐聚云天阁喝酒品茶。因为有了微信这个现代化的交流平台,我也如身临其境,可以与他们一道写诗唱和。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使我这么敞开心扉,嬉笑调侃,与朋友们尽情享受着酒后茶余的那一份温馨与惬意。虽然近十年来狗屁学术文章写了不少,但我确实没有写过什么诗词。正如瑶族民歌中所唱的那样:“久不唱歌忘记歌,久不撑船忘记河。”现把我写的那几首小诗录此为证。《云天阁桑香》:“桑香一片出云天,赠与扶王伴枕眠;阁上清茶湖上梦,梅山烟雨淖青莲。同韵:桑香独爱是天尖,产在梅山云雾巅;煮茗牧鹤斜阳里,愿作茶翁不羡仙。”《言石》(丙申初三日出门于溪边得奇石一方,爱国兄有诗为赞,特续数言以为附):“半方顽石费相猜,本自泥沙水底埋;一朝置上郎家几,千年风雨入怀来。”《岭外忆友》:“长相忆,相忆在云天;栏外青山帘外雨,锦上诗书几上茶,煮酒共烟霞。长相忆,最忆是梅山;春来雨雾迷津道,秋日晴岚染白帆,湖山点点苍。”《赠诸友茶会》:“文亦文兮豪亦豪,诗书谈笑艺才高;雪峰湖畔三更酒,云天阁里十诸侯。”

        因我在萌渚岭下的贺州工作,又独爱喝家乡的安化黑茶,所以我的工作室里长期是高朋满座,也让我以茶会友结识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每当茶香溢室,笑语盈窗,他人或正在品味着安化黑茶的醇厚,而我却在悄悄地排遣着对家乡的那份思恋,也在尽情地享受着来自家乡的独有的味道。

作者简介↓
        李晓明,男,1964年出生,汉族,湖南省安化县小淹镇百花村人,法学博士,教授,广西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贺州学院南岭民族走廊研究院院长,贺州族群文化博物馆馆长,广西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岭走廊族群文化研究基地”主任兼首席专家,“桂东族群研究所”所长,“贺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类学民族学学会生态人类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原生态民族文化高峰论坛常务理事,中国人类学高级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广西民族研究会理事,广西伦理学会理事,广西传统文化研究会理事,河南开封大学特聘教授,梧州学院“西江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广东肇庆学院“西江学术联盟”学术委员会委员,贺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学术著作5部,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主持省部级以上科研项目10余项,获省级科研成果一等奖2项,二等奖1项,其他奖项10余项。主要从事南岭走廊族群历史文化与社区发展研究;是“贺州族群文化博物馆”、“南岭民族走廊研究院”和“南岭走廊特色文献资源库”的创建人,在南岭走廊族群人类学研究方面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作者:李晓明  资料来源:安化黑茶收藏协会)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