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黑茶休闲正文

爷爷的茶扁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09 来源:中国黑茶网 作者:李峰 浏览次数:162
 爷爷的茶扁担

·李 峰

     自从爷爷奶奶、伯伯伯母去世之后,我就没有回过乡下老家了。掐指一算,应该有十多年了吧!前不久,老家的堂兄突然给我报了一个喜,他说他当太爷爷了,那说话的语气好像是吃了蜜蜂似的。

老家就只有堂兄一家子人,虽然我们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但时常打个电话,聊一聊微信,或相互间点一个赞什么的,保持一下联络那还是经常性的事儿,毕竟我们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经的一家子人嘛!

择日,我突然想回老家看看,老婆和儿子知道后,自然是举双手赞成。于是,我们开着刚刚买的一辆红色小轿车,就从居住的县城城南出发了。

我老家就是咱们湖南安化县小淹镇思模村,是一个前临资江河,背靠着一座座大山的穷山窝。那里地势险恶、河深水凶、悬崖峭壁、树木纵横,大有万夫不挡之势。早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打到了临近的桃江县马迹塘镇,可就是不敢再往前跨一步,因为他们遇到的不仅仅是汹涌澎湃的资江水,而且他们抬头看得见的是矗立在云层深处的一座座深不可测的大山。也正因为这一天然的大屏障吧!我的老家也就免去了一场匪夷所思的战火。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根据自己青年时来安化山区进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调研时的所见所闻,果断地作出了建设湖南柘溪水电站的伟大决定,并由刘少奇同志亲自牵头,带领苏联的水利专家,组织上万民众来到湖南安化柘溪资水河岸,自带干粮,高举红旗,挥镐舞锄,挖山填土,经过三年苦战,终于修建起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座高水位拦河大坝,被称之为中国的一颗“红宝石”。当时,为修建柘溪水电站,在资水两岸也就修建了一条羊肠小道,许多的物资不是通过资水河的船只载运,就是经过这条羊肠小道进行肩挑运输。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家乡的两岸才有了一条狭窄的人行山谷小道。

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家乡出了一位家乡籍的县委书记,他顶着各方面的压力,决然组织全县人民在资江河南岸的小道上进行炸山、打洞、建桥、拓宽和加固,经过整整两年的不懈努力,硬是修建起了一条“通往外界”的砂石子公路。可是,我的老家思模村却在资江的北岸边,也只能是隔河相望了。

然而,由于家乡独特的地理位置,神奇的经纬线度,世界稀有的冰碛岩区域硒元素土壤群体,所蕴含的原始生态野生茶,却在十年前开始悄然发生了变化,也就是随着世界人民对保健、健康意识的不断增强,我们家乡的黑茶事业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家乡茶农望眼欲穿的幸福日子终于迎来了雨后甘甜……看!安化黑茶小镇建设和有机生态茶园群体如火如荼;茶旅一体,茶马古道,茶香花海风起云涌;茶企林立,茶商纷纭,茶客如潮四处可见;中国黑茶博物馆在黄沙坪古币茶市上拔地而起;同时,资江河上还筑起了三座大型水电站,建起了四座资江大桥,一条宽阔的沥青公路直通山外,二广高速、益马高速和马安高速贯穿其中。家乡在变,家乡的村村落落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驾驶着小车行驶在资江河岸的沥青公路上,河水青青,花草丛丛,鸟语茶香,沁人心脾。可我无心欣赏这美景美画,一扪心思就是早点驾车到老家。

爷爷奶奶留下的那栋依山傍水的木板房子还在吗?那里不仅有我的童年,而且还有我永恒的记忆。

“快到了吧!”儿子在问着。

“应该就在前面吧!”我的印象很是迷糊,因为毕竟眼前的一切似乎跟过去不太一样了。

“你快给堂伯伯打个电话吧!别走错了。”儿子好像有点儿不太相信我似的。

我边开车边努力地回忆着爷爷奶奶的那栋木板房,以及屋前时常喜欢爬的那颗参天古茶树。

幸儿依稀的记忆犹在,不远处那棵给我留下永生记忆的参天古茶树依然挺拔地竖立在那里,旁边还伸展着一条宽阔的水泥公路,不过爷爷奶奶的那栋木板房已不见了,已变成了一栋三层的红砖楼房。堂兄抱着孙子坐在阶基上,神情十足,显得很是年轻。

我们下了车,堂兄一眼就认出了我们,他麻利地站起身来,带着埋怨说:“哎呀!你们怎么不打一个电话来呢?”

“我们是来一个突然袭击呢!”我诙谐地笑了笑。

我们稍微寒嘘了一下,便径直朝屋里走去。屋子有蛮大,既干净也很整洁,尤其是正中央的堂屋,面积够大的,堂屋的正面处还挂着爷爷奶奶、伯伯伯母的遗像,我们站在他们的前面默默地鞠了三个躬。突然,我发现在他们的遗像下方还挂着一根扁担,长约1.3米,宽约0.08米,油光可见,栩栩如生。

我呆若木鸡地盯着,这根扁担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呢?堂兄见我盯着那根扁担发呆,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连忙告诉我:“那根扁担是我们爷爷留下来的。”

“什么?还是爷爷留下来的?”我带着迷惑反问了一句。

“是的,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堂兄十分肯定地说。

原来,我家乡没什么独特的地方,维系着家乡命运的就只有山上的茶和竹。那个时候,我们家乡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神奇的经纬度、稀有的冰碛岩土壤群,不种自生的茶早就已经声名远播了,不仅成为了皇茶、贡茶、官茶和少数民族的边销茶,而且还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晋商进山贩运茶叶。可是呀!当时我们家乡的交通不发达,仅有一条滔滔不绝的资江,能与山外相连。就这样,我的祖辈们便成为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水手,他们将山上的竹子砍伐下来,用绳子绑成一排排,结成水帮,装载茶叶,唱着山歌,迎着河风,挑战波澜,冲破险滩,驰骋洞庭,转战汉口。

那时,我的爷爷就是其中之一,他继承了祖辈们的衣钵,不仅成为了一名茶农,而且还成为了一名水手。一次,爷爷划着竹排,载着茶叶行驶到思模摊时,为躲避一个个急流险滩,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暗滩,竹排被毁,人落激流。幸亏爷爷的命大,在根根竹子被凶猛的激流冲走之后,其中有一根竹子似乎是救他似的,突然横在了他的前面,他拼凑着劲儿,用尽浑身之力,挣扎着游了过去,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紧紧地抱住了那根竹子。就这样,爷爷和那根竹子被横冲直撞的河水冲到了岸边,爷爷也就从阎王爷那儿捡回了一条性命。

为纪念这根竹子,爷爷回家后将竹子削成了扁担,从此不论是上山采茶,还是上竹排送茶,这根扁担从未离开过他,自始至终地与他朝夕相处,陪伴一生。就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爷爷带着扁担上了修建柘溪水电站工地,参与了新中国第一座高水位拦河大坝的建设。后来,爷爷走了,他把这根扁担留给了伯伯,伯伯亦是带着这根充满了深情厚意的扁担,继续爬行在茶山,参加了家乡直通外界的公路建设。伯伯走后,他又将这根意念深重的扁担留给了我的堂兄,堂兄一如既往,不仅当起了茶老板,而且还参加了家乡的黑茶小镇建设……

我望着这根扁担,似乎看到了慈祥的爷爷,他带着灿烂的微笑,示意着我们家乡茶产业的发展正在朝着走向世界的目标不断迈进。(注:本文为作者投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键词: 爷爷 茶扁担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下一篇:暂无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