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茶事正文

盛世生死劫,两个现场,最长安,最大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4-09 来源:光阴夜归人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383

盛世生死劫,两个现场,最长安,最大唐

 34.37° N, 107.87° E

陕西宝鸡法门寺

 到了西安就一定要去一趟法门寺,那里珍藏着最能代表盛世大唐的两个仪式,一个与释迦牟尼有关,一个与陆羽有关。20世纪80年代的那场考古发现让大家兴奋,当宝塔遗址下地宫的门被打开,通过狭窄的甬道,我们走进了韩愈《谏迎佛骨》和陆羽《茶经》里的两个历史截面。

 

 

位于山西省宝鸡市扶风县的法门寺

 文化学者理解的《谏迎佛骨》是一场儒与佛的斗争,佛教才传入中国时,受到信众的追捧,旁落的传统儒家正派人士心中难免备受冷落。而崇佛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也确实是传统儒家士子所担心的问题。皇帝亲自迎佛骨,并敕命各大寺院轮流供养,大臣百姓争相追效,更有百姓以自残身体的方式来供奉佛骨。从思想文化建设、老百姓的精神文明建设乃至帝国有没有必要对这样一场无益于国计民生的仪式承担财政费用,韩愈言辞激烈,但句句肺腑。唐宪宗在接到韩愈的奏折时怒发冲冠,当时决定将韩愈处斩,幸而同僚求情,保全了韩愈的性命。韩愈被贬潮州。

 

 

法门寺地宫

 如果我们把这个事件当做是一场斗争,那么历史给我们呈现的斗争结果是没有胜负的。佛骨舍利在大唐之后成了一个传说,历代驻守法门寺的高僧用坚定的信仰默默地守望着这个传说。唐以后,在佛教的中国化进程里与本土文化融合得更加紧密,甚至于与儒家精英阶层的关系也是相濡以沫。唐朝人的生活方式非常严谨,不管是对待信仰还是对待自己的嗜好,都愿意全神贯注的投入其中。因此,我们很有必要专程去往那个盛世大唐的仪式里去感受一下。

 

 

扶风县

 从西安到法门寺开车一百多公里,一路高速,车窗外是秦巴大地的典型特征,黄土,平原,河谷齐整整的下切,河谷下是一片片麦田。正清明,油嫩的槐花开得正艳,视线从道旁穿透到纵深处是一片片苹果园。车在高速上行驶得很快,但车窗外的风景并不枯燥,过了宝鸡不久,扶桑的路牌就出现了。

 

 

法门寺真身宝塔

 

假如把法门寺当做一个普通的景区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它拥有中国其它景区所有的弊病,大门口的皮条客,黄牛党专盯着背单反相机的游客。佛塔庄严,世俗间的老百姓为了生存所显露的各种丑态也一览无余。下车的时候,一群当地人正在为抢停车生意的事争吵。我不是游客,不需要关注游客的体验感,穿过向我伸来一双双招揽生意的手,我径直走到售票处排队买票,然后径直走进大门。

 

 

法门寺地宫

 

我没来过法门寺,但看过好几遍《探索·发现》播放的法门寺地宫考古。隔着屏幕,出土的宝匣被层层打开,最后存放释迦摩尼佛骨舍利的玉棺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了。法门寺的考古可谓是惊喜不断,除了佛骨舍利,还有唐诗中写过的秘色瓷器,最后竟然还有一套完整的大唐宫廷茶具从昏暗的地宫中重见天日。与茶具一同出土的还有一个账物碑,碑中记录了供奉茶具所包含的物件。笼子、龟、盐台、结条笼子、茶槽子、碾子、茶罗子、匙子、琉璃茶碗、柘子等物件。专家通过对出土茶具的功能实施复原,发现与陆羽《茶经》中描述的唐代茶事基本吻合,用笼子炙茶,用碾子碾茶,用茶罗子筛茶,用龟盒贮茶,用盐台贮盐,用匙子放盐,击拂。这些器物与用法被场景还原以后,我们感觉陆羽、皎然、李季兰···那些风雅往事又回到了我们的茶桌前。

 

 

法门寺地宫

 

所以,我在进入法门寺以后就直奔地宫而去了,地宫在佛塔下面,绕佛塔右手边下地宫,进去以后,汉白玉的洞壁,浮雕碑刻沿着廊道延伸,多宗教题材,庄严肃穆。地宫入口出,最醒目的位置挂着一个禁止拍照的牌子,经管委会特批我可以在地宫里任意拍摄,但是出于对佛弟子的尊重,决定还是不要拍摄佛像及佛骨舍利。

 

 

地宫墙壁上的字迹

 

走进地宫,气温比外面明显低了几度,丝丝凉意在满壁浮雕与穹庐造像里感觉置身于另一重境地了。林清玄散文里喜欢将这种感觉描述成“清凉境”,这境地的确清凉。佛骨舍利供奉在中间,佛弟子们拍着长队瞻仰。走了一圈,没有找到那套传说中的大唐茶具。于是询问工作人员,经他的指引,到佛塔外的另一个院落,进入院门就看到大唐茶事几个大字,茶具就放在那里展出。

 

我整理好心情,带着设备,一步一步的迈进展览厅。展览厅很冷清,清明假期刚刚结束,吵杂的游客都散去了。所以刚好,给我留下了足够的时间与空间与这些大唐旧物静静地待一会儿。

 

 

金银丝结条茶篓

 

法门寺的茶笼子是唐式典型茶笼,金银丝编织结条而成,笼身呈圆柱形,网状,平底四足。盖子与笼身严丝合缝,笼身带提梁,呈半圆形。原有木片垫底,出土时已经腐朽。唐朝的龙凤团茶为饼茶,因此这个茶笼是用来盛放茶饼的,一般放在通风阴凉处,以保持干燥。如果遇到潮湿天气,可以直接在茶笼上焙炙茶叶。

 

 

 

 

 

茶碾

法门寺的茶碾子最为夺目,碾槽、碾子、碾座上装饰精致,通体鎏金。近看,碾轮上有齿印,碾轮在碾槽里来回滚动,将茶叶碾碎。这个茶事过程被这套茶具一装点,俨然变成了一种行为艺术。

 

 

鎏金飞天仙鹤纹银茶罗子

 

因为隔着展厅的玻璃,所以看不到茶罗子的内部结构,视线所及,只是一个抽屉状的一个茶盒子。按照大唐茶事的流程,碾碎的茶叶粗细不一,优劣有别,因此需要经过茶罗子筛分一下,取茶之精华去饮用。

 

 

鎏金摩羯鱼三足架银盐台

 

盐台局部特写

 

一切准备就绪,就开始煮水,唐人饮茶对水的选择很讲究,同时喜欢在水中加盐。因此那个三只脚的银台就是用来存放食盐的。架子的工艺很精细,台盘像一个卷叶荷花,丝丝缕缕的缠绕也很细腻。

 

 

鎏金飞鸿纹银则;鎏金卷草纹长柄勺

 

局部

 

在煎茶法里面,茶匙是常用物件。唐人煮茶讲究三沸,投茶、击拂都需要用通过操作茶匙去完成。当然,陆羽《茶经》里描述的过程要更严谨些。这套流行于大唐的茶仪式几乎在中国绝迹,所以冈仓天心才会说:“.对于后来的中国人,茶仅仅是一种可口的饮料,但不是理想。”当然,我们后来的茶文化专家可以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做各种辩解,但当我们站在这套大唐宫廷茶具面前时,仿佛被祖先在茶上的理想给猛烈的撞击了一下。

 

 

琉璃盖碗

 

还好,这套茶具与信仰保持着如此的近距离,历代守望佛塔的高僧也无意之间守候了唐代茶人的理想。他们为了这个理想而生,也可以为了这个理想而死。1966年7月12日夜,当时的法门寺主持良卿老和尚面对冲进来搞破坏的暴力青年,平静的选择了在佛塔前自焚护法。1981年8月24日夜,连月淫雨后,宝塔坍塌,当时的法门寺主持澄观老和尚冒着大雨,不惧危险冲向雨中抢救散落满地的历朝文物。

 

 

装释迦摩尼佛骨舍利的八重宝匣

 

佛与茶,跨越时间,在法门寺给我们珍存了两个现场,在那两个现场,我们会遇见笃信佛法嗜好饮茶的大唐,君臣之间,僧俗之间,在一个开放的时代舞台上,碰撞得异常激烈!

 

 

祝福在路上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MBA导师  尹朝安:昔日茶马古道丝绸之路,南来北往开辟汉唐盛世辉煌,今日改革开放带来国力时来运转,重振一带一路辉煌,有赖于你我参与缔造。

@湖南省洪江市文联主席  张锡文:敬用伟人毛泽东一句"万水千山只等闲",祝福洪漠如先生"行走万里茶路",平平安安,收获满满,时传佳音,暖意人生!

@光阴夜归人茶友  Jack:西安,开封,杭州,南京,这些在历史画卷中被浓墨重笔的城市,见证了太多太多人与事。看到长安,就突然想到孟郊那两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看到古城墙,就不禁想到古代终南山上那些隐而未隐,遥望皇城的饱学之士;看到大雁塔,就随即想到了玄奘和其徒弟创立的唯识宗。长安,一个充满文化符号的城市,难免令人沉醉。

 本次活动特别支持品牌

  

 

为本次活动提供赞助的茶叶品牌

 

 

 

本次活动的支持媒体 

 

 

重走万里茶路,探寻行者精神

活动执行及负责人:洪漠如

联系电话:150-1000-9114

联络微信:h1095493837

 

茶路行者

已经去过了西安、宝鸡、咸阳

目前正在平凉

4月11日将抵达银川

接下来您可以在:

兰州、武威、张掖、嘉峪关、玉门关、敦煌、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于阗、巴彦淖尔、包头、呼和浩特、乌兰察布、雁门关、大同、祁县、太原、北京、承德、武汉、长沙

与他约茶!

图文:洪漠如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