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茶事正文

天然之然,火焰山下的维家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5-13 来源:光阴夜归人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171
 天然之然,火焰山下的维家人

42.91° N, 89.19° E

吐鲁番

​艾尼一家世居吐鲁番,和所有住在吐鲁番的维吾尔族一样,守着几亩葡萄园,闲着的时候,跑跑出租车。妻子是维族,讲不了汉语。但事实上,在这世间,我们除了用语言沟通,微笑、热情都是一种表达。到他们家去做客,艾尼的妻子几乎没有什么言语,只是脸上挂着热情的笑意,在房间里进进出出的不断忙碌着。一会儿上一碟糖果,一会儿上一大盘子馕,一会儿又端了一盘水果。

维吾尔族家室内

艾尼家有两个孩子,老大26岁,是一个警察,在乌鲁木齐上班。老二还在上小学六年级,在吐鲁番,老二是他们家汉语讲得最好的。维族的传统平房设计很巧妙,因为这里的气候很极端,传说中“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昼夜温差很大,吐鲁番的四季温差也很大。既要考虑保暖,又要考虑纳凉,在没有空调的年代,这一切都交给了建筑师。

湖南安化,苏联专家设计的锯齿形建筑

锯齿建筑的室内视角

说到建筑,我在大西北行走,又有一个发现。位于湖南安化生产黑茶的两个老厂家,家底里面都有解放后不久修建的文物级厂房。外面来人参观,厂里的工作人员会很自豪的向你介绍,这个是当初苏联人设计的。厂房的顶部,呈三角形,并排的三角形将屋顶的格局变成了锯齿状。在大西北,辽阔的绿洲种植园里到处都可以见到这种“锯齿状”的建筑。最典型的就是种植园的大棚。从武威到吐鲁番,几乎都是这种三角形格局,一排一排的摆放在田野里,远远望去,与安化那文物厂房的“锯齿形”屋顶很像。

甘肃武威,中国农民设计的锯齿形大棚

甘肃嘉峪关同款

吐鲁番同款

我问过当地农民,这种设计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主要考虑的就是采光与通风。西北不缺光,但要避开那种强光,西北也不缺风,但是要避开那种狂风。老辈们兴建厂房仓库,没有鼓风机和抽湿机、加湿器之内的设备,也只能将一切都交给建筑师。苏联设计师的灵感其实也不是那么玄乎,就来自田野大地,经验是现成的。

火焰山下

在吐鲁番的火炉气候来临的时候,建筑师也是束手无策的。那时候日平均气温达到40摄氏度以上,放在晾房里的葡萄干水分会快速蒸发。人的水分也在快速蒸发,他们祖祖辈辈抵挡酷暑的方式就是提前煮好砖茶,放在那里凉冷了,口渴的时候就牛饮一气。家家桌上摆着的大茶壶就是用来降暑的,葡萄架下偶尔还有阴冷的风吹过,在那个时候,有不少家庭会把自己家的大罗汉床放在葡萄架下,左领右舍或者是客人来访,往床上一座,给你倒上茶,吃几颗新鲜的葡萄。纵然是炎天暑热,但心也能很快静下来。

严酷的生态环境

竖井

转到夏季,吐鲁番的水分蒸发特别快,在降雨量稀少的背景下,老祖宗发明了一个被喻为世界奇观的用水工程——坎儿井。这种藏在地底下的用水工程,长达数十公里,整体工程长达上千公里。千百年来,很多文物级的竖井和暗渠至今都还在滋养绿洲。

艾尼住的村庄就有一段很著名的坎儿井,他用蹩脚的汉语给我强调了这段井的特殊性,说我一定要去看看。午后,我们提着取水的壶,准备去坎儿井打一壶水回来煮茶。坎儿井的水是通过暗渠从天山下流过来的,水质甜润可口。在郊区民房还没有市政饮水工程的时候,坎儿井的水既用来灌溉农田,也用来饮用。



坎儿井的出口需要下到地下,古人修筑的地下暗渠是一个缓坡,从出口延伸到天山下。沿线分布着竖井,有些竖井三四米深,有些竖井却深达八九十米。我下到坎儿井的出口处才明白,这里是当年邓小平同志和王震将军视察过的一口井,旁边挂着简介。老辈革命家开发新疆的时候,讲究入乡随俗。从乾隆年间的纪晓岚到晚清时期的林则徐,再到新中国成立。中原的精英们抵达吐鲁番,想要发展这里,首先就是要和这坎儿井较较劲。我面前这口井已经这样匀速流淌了两百多年,也就是说纪昀、林则徐到这里的时候,这口井就已经如此安然的流淌着了。水很清澈,伸手到水中,能感觉到到天山冰雪浸骨的冰凉。


我觉得,在这世界上有两个让我震惊的水利工程,一个是四川的都江堰,一个是新疆的坎儿井。这两个水利工程都暗含着中国人的哲学及思维方式。能够让都江堰屹立千年的是李冰留下的那句口诀:“深淘滩,低作堰”。世代躬耕的中国人,把对堰坝的维护当做农事的一部分,甚至于演变成一个农事节日。以此保障了对这个水利设施长达千年的维护与修缮。坎儿井也一样,当保护,疏浚,成为了一种习惯,也就维系了这200年汩汩不绝的清泉。

流淌了200年的老井

艾尼和他的妻子

从坎儿井取水回来,艾尼的妻子已经洗好了茶具,我带的茯茶是湖南安化高马二溪公司生产的“两百担”,和他们日常饮用的砖茶在做工上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但他们一致觉得我的茶要好喝一些,即便是习惯了砖茶的那种口感,但原料的差异在口腔里感受还是很明显。那种粗涉感消失以后,菌花香和茶汤的甜,让他们觉得很美妙。我不懂维语,但感觉这个语言也能做诗意的表达。曾经有茶友给法国人喝了中国的乌龙茶,那法国人用法语感叹了一句,译成中文是:“感觉口腔里停留着整个花园”。艾尼的妻子喝了一大杯,然后咧着嘴笑,咕哝了一阵,艾尼在一旁结结巴巴的翻译。说:“她感觉像躺在沙疗馆里,浑身通畅、舒坦!”

吐鲁番的奢华享受——沙疗

我还没有体验沙疗的感觉,不过她没有关注口感,而是关注身体的感受。喝下去,带动的是全身的感受。我们形容茶的词汇还是太肤浅,太表面。她这一句话,我也不知道轻重,但去交河的路上,遇到不少沙疗馆,甚至于官方中心卫生院都在交河城附近设立了一个超大规模的沙疗中心。人与自然在健康语境下的一次互动,让一个不会讲汉语的维族妇女在喝下那一口茯砖茶的茶汤之后将二者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维族茶具


茶路行者在于阗

接下来您可以在:

乌鲁木齐、巴彦淖尔、包头、呼和浩特、乌兰察布、雁门关、大同、祁县、太原、北京、承德、武汉、长沙

与他约茶!(图文:洪漠如)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下一篇:暂无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