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茶事正文

于阗之路,以长寿之名的背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5-15 来源:光阴夜归人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165
 于阗之路,以长寿之名的背后

36.66° N, 81.41° E

新疆和田地区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奏乐有于阗”,于阗这个古地名所覆盖的地方在今天新疆的和田地区。从库尔勒去于阗故地,需要穿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张打折机票,从空中飞出了这片死亡沙海。

在飞机飞进了平流层以后,向下望去,没有边际的大沙漠就在我们下面。流动型沙漠变化万千,在空中俯瞰,那层层沙丘如同海滩上被海浪冲击后的片片涟漪,弯弯曲曲的连接形成绵延的曲线。不过,这些曲线的真实高度大约有两三百米高。

高空上的塔卡拉玛干

沙漠里行走特别痛苦,踩在松软的土地上,走起来很费力,最要命的是细沙会钻进你的鞋里,挤占脚的容纳空间,你会越走越重,越走越痛苦。细沙的颗粒感会将袜子磨破,之后是脚直接面对那层粗糙的摩擦,走着走着,脚就起水泡了,然后水泡又被磨破,和沙子融在一起,汗液将沙子抟住,在沙漠走10公里,几乎鞋就废了,袜子也破了,脚也“残了”。最要命的是你感觉自己用尽了最后一股劲爬上了一个制高点去寻找方向,爬上去之后,前面还有一个更高的山丘挡着你的视线,视线中的远方是一片沙海,一直绵延的天际。坐在沙山上,歇口气,从书包里掏出水,水只剩下两口了,彼时的处境才会深刻明白什么叫绝望!

甘肃境内的沙漠

这种绝望我在甘肃的时候已经体验过一次了,10公里的沙漠徒步,还是有信号覆盖的区域,提前做好了各种突发状况的准备。那一趟走下来,我对沙漠就只有敬畏了。

过去的人,沿着“丝绸之路”去于阗,在西出阳关之后,到楼兰,然后经过焉耆、若羌、且末就可以抵达于阗。新疆有一种独特之处就在于,这些地名几乎都保留至今,也就是说,我们凭着《大唐西域记》里面的一些记录,走进古西域,依然还能有历史传递的方向感。这些地方,都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边缘绿洲。曾经,不知道有多少丧失方向的人误入瀚海沙漠,他们再也没有走出来,把自己的生命与那片瀚海融为了一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商人在西出阳关之前,要在敦煌去开凿一个石窟祈求上苍庇佑的理由。

 

曾经的大漠行者将生死置之度外,祈求上苍的庇佑成了一种心理必须

飞机从沙漠上空驶过,行驶得非常平稳,大漠的画面,隔着玻璃,单调的在我眼前徐徐展开。不多时,飞机开始下降,和田到了。此行,我将去往和田地区的一些乡下,处于塔里木盆地的边缘,被昆仑山融雪滋养的村落。

下飞机以后,我就直奔和田客运站,买了去于田县的汽车票。于田县就是历史上的于阗所在地,解放后为了便于书写,将其改为了于田县。至今于田依然是往返和田之间的热门线路。上车以后,行驶半小时左右,就走出了绿洲,沙漠公路景观很有气势。从和田到策勒,将经过杳无人烟的荒原,汽车疾驰而过也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我不知道骆驼时代人们是靠什么样的勇气将这两个地方连接在一起的。

过策勒,就到了于田县境内。沙漠公路的尽头,雪水融汇成的河滩滋养着这片土地,芦苇,良田一望无际。传说中的拉依苏村就在路边,不过现在这个名声在外的长寿村已经划归了建设兵团。20世纪80年代,联合国涉及到生命科学这一块的专家到我国新疆调研,他们发现了拉依苏村。一个村子里,竟然出现了16位百岁老人。这种现象,在世界上十分罕见,因此专家们就留在拉依苏村展开深度研究。他们观察那些百岁老人的生活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着维族的传统食物——馕,喝着来自湖南的砖茶。拉依苏村就在塔里木盆地边缘,昆仑山融雪的水质富含各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这里的空气,绿色食物,形成了天然的长寿环境。

 

沙漠公路上的死亡提示

我此行,也是冲着这些长寿之乡而来的。茶生活形成的保健功效用任何实验数据都比不上现实中大面积存在长寿老人有说服力。那一杯茶融入了他们的生活,百岁人生,见过了太多的荣辱悲欢。我们国家的历史向前追溯一百年,那些波澜壮阔的沧桑巨变都是跨越着几代人的认知习惯。今年超过一百岁的老人,得出生在1919年以前,1919年的中国,正是五四运动时期,毛泽东刚刚创办《湘江评论》。那一年,中国属于翻天覆地的一年,而那一年出生的人,还在安然地生活在共和国的领土上,想想都很魔幻!

 

沙漠公路

过了拉依苏村不久,于田县就到了。这一路的行程,经历了四次安检,每一次车上所有的乘客都要下车来接受检查。于田的居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初到这里的人,行走在密集的岗哨之间,会显得有点别扭。

我前往事先预定好了的酒店,像一个农家大院,服务员的汉语讲得不那么流利,但大家通过表情都做了很多友善的交流。我马上意识到了这里的特殊性,于是放下行李就立即动身前往县委县政府,给咱们的父母官报备我的到来。

 

位于于田县的馕街

县委的领导很重视我的到来,但是宣传部的主任听完我的汇报马上有所警觉。他说:“长寿村文化的打造,在舆论宣传上,也不能是完全得益于你们的黑茶。”办公室里也有秘书提出,长寿村的百岁老人是得益于沙漠里长的各种药材,他们日常里将这些药材做成饮品食用。但也有维吾尔族的秘书若有所思的强调,应该是得益于砖茶,他奶奶现在每天都是喝砖茶。

对比昆仑山下的村落,拉依苏村确实占据着较好的地理位置,再加上从80年代开始就有长寿乡的美誉。可时间的蔓延,再加上地方政府对于长寿村文化的理解。这种长寿现象成为了一个地方的特色名片之后,人为的植入了很多想象中让人长寿的产品作为自己的特色。3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当年16个百岁老人慢慢老去,到2010年后,百岁老人只剩下了4位。到如今,整个村就只剩下了一位百岁老人。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深表遗憾。联合国的专家都是实事求是的尊重既成事实去研究长寿的机理,我们却为了地方产业的诉求,刻意地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习惯,长寿的传统也就止于此了。

 

馕街里的打馕人

回到酒店,我联系了于田的维吾尔族朋友,他们提醒我,长寿在这里不是一个个别现象,而是一种覆盖面较广的普遍现象。他们建议我去往更偏远的一些村落,那里生活方式受到的冲击比较少,还较多的保留着传统习惯,因此每个村都有那种很典型的百岁老人。这个提醒,让我总算是感觉到了一丝安慰。长寿与于田人的生活习惯将成为我此行的重要关注点。

 


茶路行者在乌鲁木齐

接下来您可以在:

巴彦淖尔、包头、呼和浩特、乌兰察布、雁门关、大同、祁县、太原、北京、承德、武汉、长沙

与他约茶!(图文:洪漠如)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下一篇:暂无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