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黑茶休闲正文

洪漠如:这是我做茶以来,感觉最紧张的半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06 来源:光阴夜归人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153
 这是我做茶以来,感觉最紧张的半年

             六月的最后一天,我在茶舍里待了整整一天,这一天是我和出版社约定交稿的最后一天,除了文字稿子,还有插图,以及图注。这一天的时间过得很紧凑,其实心里有个声音好像在埋怨,“要是时间能够再多一两天就好了”。第一次感觉到了时间不够用,也是第一次自己独立主导来做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这是我做茶以来,感觉最紧张的半年,而且我心里清楚,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在确定要干这件事的时候,手边什么资源都还没有。那时候也不知道从何下手,在茶圈子里放眼望去,朋友倒是有不少,但是茶圈的朋友很特别。有些忙于生意不愿打扰,有些忙于修行不忍打扰,有些我认为还无所事事的与他们聊了聊,最后我差点被洗脑,云淡风轻的日子不好过吗?为何要那么折腾!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和自己的朋友圈有那么点水土不服了。我真正到茶行业里面谋求一个职业干事情的时间其实并不长。我不是科班出身,刚刚踏进来的时候在这个行业里举目四望没有一个熟人,我们家往回追溯五代人和茶没有半毛钱关系。基于此,做茶我一直不敢懈怠。才进入行业那会儿有些问题会十分不解。你比如,明明是一个卖茶的商人,却非要一再否认自己是做茶的,他们喜欢强调自己是玩茶的。多年下来,当年的很多做茶人感觉倒是夯实好了自己的事业基础,那些假装玩茶的人现如今要么已经玩不起了,要么已经反被茶玩得神魂颠倒了。


在这个行业里,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玩。自古玩茶的人,都没有好结果。宋徽宗是个资深玩家吧!当他被金兵押解北上,在朔风寒冷的北国举行受降仪式时,他与自己的儿子钦宗皇帝被扒光了上衣,披着血淋淋的羊皮,让胜利者在营地牵着遛弯。把一个国家玩破产,也就只有他了。宋明理学盛行以后,特别是在明清时期,一些文人在茶上的玩味可谓变态至极。碧螺春里流传的那个用妙龄少女的嘴唇采摘鲜叶,然后再用酥胸去萎凋也大致是这个时期。儒家在这个时候将淡泊明志的口号直接面对公众声张了出来,中国文化稠厚地带的茶汤也变得越来越淡泊。那种“看似无味,实则至味,太和之气,弥于齿颊”的感受本身就表现出了文化的孱弱。茶汤摆脱物质基础,开始进入空洞的思维游戏,好与不好,缺乏客观参照,更多的需要用精神状态去脑补。长期以来,大家以为这就是茶文化,再加上几个遭“纪委”处分的公务员写两句诗,感觉这就是我们要传承的一种精神内核。“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我们在这上面耽误了不少时间。

真正要做茶,我们还是要重新理解陆羽,这个人不仅仅是和皎然和尚对对诗,和李季兰闹闹绯闻。那时候还没有产业,他用自己的热爱去开辟了一个产业所需的基础设施。贯穿茶乡的万里行走,在制茶坊里的亲身实践,博物学的理论认知基础,总总因素构成了能够创作《茶经》的前提。我读《茶经》有一种常读常新的感觉,越读越感觉那个时代,茶的文化才刚刚起步,但是却拥有超越现在的精神动力。连接理论与实践之间,不计得失的探索与发现,不舍昼夜的创新与发展。这几年,我每每在懈怠的时候都会重新回过头去读《茶经》,真正静下心来感受,那本小册子里确实蕴含了充沛的精神动力。

前几年,接触了不少互联网圈子里的人,不管是技术还是运营,大家在这个时候对互联网充满着迷茫与困惑,但同时又对传统文化缺乏应有的耐心。大家想要通过借助于茶这个具体的产业,在其中注入互联网的精神血液,然后锻造出一个很有想象力的新物种。新物种不是简单的混搭,杂交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那段时间,于我而言最大的收获就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当我们在一个原本十分简单的社会功能点上,非要融进一些高科技的元素,听上去很酷炫,实质上没有太多意义。就像他们说以色列军官用一枚价值1.5亿元人民币的防空导弹击落了一架价值1.2万元人民币的无人机受到处分一样。我们天天在分析竞品,不断调整方案,设想了很多本质上毫不相干的竞争对手,然后逐步丢失了自己的目标。

兜了一大圈最后才发现,别人怎么样,这个世界怎么样,我们真的管不着,我们只能管好自己。就像在创作这本书的时候一样,萦绕耳边的各种声音都有,从内容到将来的市场营销。在一路考察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以前看过的一幅夫妻骑驴的漫画,怎么骑都有人指责。考察笔记写长了有人说:“微信推文不要写那么长!现在没人看!”事实证明,我这次做的不是活动营销,而是考察。转载的媒体朋友不断收到反馈,有好几次与我私聊的时候在那里感慨:“还是有人看哈!”写短了自然不行,身在一线给自己的读者用户灌水,那样会让真正选择关注的朋友非常失望。我们的目标自然是服务对我们感兴趣的用户。

漫画夫妻骑驴(图来自互联网)

所以在考察开启之后,我承诺要做到日更,为了这个目标,作息、考察时间表在每一天都被固化。有时候下到乡里确实很痛苦,下乡前我会提前安排好发布事宜,发布的内容不一定是当天的内容,但是每天都必须要写,不然就会接不上。考察期间最怕喝酒,几杯下去,今天的很多信息可能都会丢失。为了保障发布内容的丰富度,我也会尽量涉足到一些人迹罕至的区域,神秘和首发内容可以摆脱老生常谈的尴尬。出发时的文章,备受瞩目,然后在后来的一周多时间里,热度逐渐降下去。自媒体的频率快,我一个人在前方,说实话,我根本做不到时时刻刻让内容精彩,让话题保持高潮。这个时候,坚持的意义将会成为一个新的困扰。

而这类似的活动,我此前也参与过不少。这些年茶行业不缺“寻茶”“行走”“跋涉”“重走”这样的话题。2016年,当时我参与的“一路向西”寻茶活动也跨越了很远的空间距离。我一直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定位,肯定要区别于此前做过的这些行走。这个时候,终极目标就表现得十分清晰了。

最后回来总结,有人问我此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想了很久,感觉最大的收获其实应该是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热衷的事业,应该成为一项长期任务。我们现在的节奏很快,很多项目的生命周期都很短,团队的分与合,人员的离散,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了。交稿的那一刻,我心里明白,这不是结束,这是开始。版权合同签了10年,未来10年,乃至此生,我与自己用心书写过的这片土地,本质上就已经是命运共同体关系了。(文 | 洪漠如,资料来源:光阴夜归人)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