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黑茶休闲正文

一个普通人,要么留在2020,要么面对2020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11 来源:光阴夜归人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111
 一个普通人,要么留在2020,要么面对2020


新年过了,有很多计划之外的事情发生。生活就是这样,要习惯适应这种计划之外,那些有修为的人追求一种“不悲不喜”的境界,其实也就是在试图让自己习惯,习惯计划之外的惊喜,习惯计划之外的变故,习惯计划之外所带来的全部的悲与喜。

原计划今年春节先在安化然后再回绵阳,而且不是一个人回,往返之间需要商讨的都是一些终身大事,这些计划都被疫情阻断了。

春节在安化羊角塘过,一待就是半个多月。除夕夜里,一大家子人围着家里的大圆桌吃年夜饭,电视里播着春晚,但是大家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上面。手机上关于疫情的信息还在不断更新,二姑父夫妻俩说吃完饭还要赶回长沙,年初一中午的航班。家里人想多留他们几天,想方设法的劝酒,氛围很热闹,不过热闹之余能感受到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疫情的事始终还是挂在每个人的心里。

年夜饭结束后,二姑父他们俩就走了,我在家里神情恍惚的盯着电视机。留在家里的人合力收拾完了餐桌,然后烤着火,静静地等待着夜深放烟花爆竹。

我是第一次到女朋友家里,而且还留在了她们家过年。她父母家有很多直系亲属都还等着见面,我们为这些见面也做了各种准备。在2019年底,我们义无反顾的决定了要在一起,就已经在私自盘算着结婚的事宜了。在我们心里,2020年是一个很好的年份,很多人都这么认为,2月2号这一天,已经有很多城市的民政局提前公布说这个周末不休息,要为新人办结婚证。有关这一天办证和结婚的话题还上过头条,网友依然用很有才的方式调侃着。

这一切,感觉都漫不经心的在发展着。朋友们依然会发信息相互问候和祝福,我朋友圈有那么几个朋友,平日里是没有任何互动的,但是每到除夕群发祝福的时候总还是不会把我落下。我调侃说,能凑齐十二生肖也算是另一种老朋友了。今年是鼠年,我们守岁到夜半,然后枕着一片吉祥话,慢慢睡去。

醒来,大年初一,朋友圈议论最多的是武汉封城的事,各种真相和谣言混杂在一起,一股浓郁的忧国忧民情绪。行业里各种有关加油的呐喊,各种有关疫期的倡议,各种关心大众的小贴士,信息堵得你看都看不过来。

我不知道武汉的真实情况,但是能感受到会很糟糕。心里挂着此刻依然身在武汉的朋友,不知道该怎么关心他们。城市的公共设施都关停了,我那个华科大的出版策划人,早已经习惯了把家溶解在学校里,平日里都是吃学校的食堂,这会儿家里可能就只备了一些年货吧!也不知道能熬几天。

还有一个责任编辑,北京图书订货会匆匆一别,她就赶回武汉了,春节放假后,就直接去新加坡度假了。作为武汉籍人士,此刻身在境外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给她们都发了消息,大家的回复是暂时无虞。那时候,全国确诊病例主要集中在武汉,而当时的确诊病例也不过一千多人。我心里还是抱着侥幸心,那时候被感染依然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从官方报道来说,资深专家们都已经站出来对疫情做了分析,国家也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来应对。

我个人经历过2003年非典隔离,历经过2008年汶川地震,在面对大灾大难的时候,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对民众的担当与责任是值得称赞的。不过真正身在疫区灾区,那种与死神擦肩后的幸存感会让人内心越来越沉重。我时常会生出一种时间不够用的隐忧,2008年地震带走了很多人的生命,我们班上那个家在北川的女同学就在那一瞬成了孤儿。那场天灾对她的影响也很大,今年12个年头过去了,我感觉她身上又多了一股坚韧劲。

前不久网上还传出了一组照片,说当年深入地震灾区救灾的年轻解放军战士在救出一个女学生的时候,那个女学生说长大了要嫁给他。十一年之后,他们真的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生死之后的余生,没有谁愿意浪费。

新年还没有过完,整个政府机构就开始运转了。大家信心满满的上阵,头几天各省的宣传系统偶尔还会做一点自我表扬。那个当初最先说自己是“教科书式的防疫”的省份很快确诊人数就突破一千了,在全国排第四;那个爆出该省籍院士对于引发疫情的病毒研究有最新进展的省份很快确诊人数也突破一千了,在全国排第三。半个月以后来看,四川的自我表扬还勉强成立,不过情况也不容乐观。

抗疫一线的神经一直绷得很紧,被困在家里闲下来之后民众也没闲着。从自娱自乐到参与舆论,2020年的中国新年,街道上冷清清的,舆论世界却一直是人声鼎沸。

一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舆论的世界里没有胜负,大家始终还是要面对现实。

从茶与健康的争论到喝酒喝双黄连,从封堵乡镇公路到村里的小喇叭,从“新冠文人”的诗词歌赋到网友在家里闲得学蛆爬,从延长假期的小欣喜到因无法复工而对生计产生担忧。钱包越来越瘪,花呗信用卡到期得还,这让我们感受到了病毒的残酷与冰冷。

它并没有以我们乐观的意志而发生转移,疫苗和特效药依然没有出来,连续几天都是上千的确诊病例,还有数十人的死亡数据。病毒传播得很快,我们抑制病毒的方式依然是传播学的方式,就是阻断传播。本质上病毒就是介于生命体与非生命体之间的一个物种,它的生命在于传播。我们用高效率的行政手段,快速在一个14亿的人口国家建立起了以家庭为单位的隔离区块,通过这种方式阻断传播。在这段时间内,病毒要么被制服,要么与宿主同归于尽。

生死无常,前几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手机新闻端弹出了关于死于疫情的遗体处理办法,这种与病毒同归于尽的悲壮情绪油然而生。到如今,抗疫已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了,自从21世纪以来,这种战斗我们一直都不陌生。面对这种战斗,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明明自己身处局中,但事实上自己什么也干不了。

这两天,时不时就会收到噩耗,我朋友圈已经第5个了。几个月前还见过面,喝过茶的朋友,他们的微信朋友圈距离我们见面时发布的内容很近,咫尺之间,成了永恒的时光定格。这些年,我喜欢发朋友圈,从来没有使用过屏蔽功能。其实没有太多目的,就是想着万一哪一天我要先走一步,还可以给想回忆的人留点素材,亦如这几天翻朋友圈的我。(作者:洪漠如,资料来源:光阴夜归人)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下一篇:暂无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