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茶路行者正文

疫情肆掠,为什么这些地方反而成了净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22 来源:光阴夜归人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506

疫情肆掠,为什么这些地方反而成了净土?

洪漠如

疫情实况热力图(素材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截屏时间2019.2.22 14:22:23)

这两天的疫情状况,从数据上来看,已经慢慢的开始呈乐观趋势了。

前几天,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方自媒体上发出了一长串的《强制休息令》,那些超时工作的医护人员和一线干部让大家心疼。这几天,各个省也在开始对参与抗疫的一线医护人员扔礼包了,坚持到胜利的那一天,参加抗疫的医护人员子女升学可以加分,全国很多旅游景区免费向他们开放。这场生死大战,在这里勉强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但事实上,从全国的数据来看,现有确诊人数依然还有五万多,重症病人还有一万多,于一线而言,不敢有半点松懈。

在这一次抗疫过程中,我们看到有很多官方发布平台都将全国各省的疫情数据做成了分布热力图,每天都在实时更新。主色调是红色,湖北在上面的颜色最深,显得异常醒目。其次是湖南,河南,广东,浙江等地,这些地方的确诊人数都超过了1000人。这些确诊数据,以深深浅浅的色块分布在我们祖国的地图上,与这次新冠肺炎发热的病状形成呼应,每天看得人心情沉重。

昆仑山下,西域和雪域高原的衔接处

不过每到此时,我们把视线适当的投向大西北和雪域高原,浅色调也很醒目,所谓人间净土,在这个时候是凭实力证明的。

西藏,青海,新疆,内蒙古,宁夏··· ···

有可能是这些地方人员的流动性不那么频繁,有可能是这些地方地广人稀病毒不易传播,有可能··· ···

我们如果真的要说,可以说出很多种“有可能”,但此时此刻,我开始怀念在大西北行走的那些日子了。如今,回顾那两万多公里的行程,回到大西北老百姓生活的日常,点点滴滴里,似乎在某种“有可能”里透着一种必然。

人类在21世纪以前,疫情出现在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概率更大,因为那里的公共卫生差,人的体质和免疫力差。但是在进入21世纪以后,疫情的出现地更多的却转移到了城市,即便城市的公共卫生基础很好,民众卫生意识很强,但这里却意外的成了易感区域。2003年香港广东地区的非典,这一次湖北武汉的新冠肺炎,城市集中区,病毒的传播速度惊人。

这几年,城市市场上有很多野生动物走向了人类的餐桌

调查引发疫情的罪魁,无独有偶,每次都会把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引导至捕杀食用野生动物上。从杂食动物进化过来的人类,如果长期食用单一肉类,往往很难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于是,在繁华的都市里,时常视野味为珍馐。当科技发展,我们自视甚高的以为成为了万物的主宰,而事实上我们依然还很脆弱,一个小小的病毒,随时都有可能给我们制造灭顶之灾。相比于生活在大西北的人们,对自然引发的灾害缺乏更切身的领受力,慢慢地麻痹大意,丧失了对大自然最起码的敬畏!

祖祖辈辈生活在我国大西北的人们,因为受制于自己生活的环境,所以长期以来,大家学会了该如何去与自然和谐相处。在历史上,当大西北还处于游牧状态的时候,流动性很强的草原生活方式,也并没有滋生出大规模的流行性传染病。当中世纪的欧洲,饱受疟疾,霍乱,黑死病的摧残时,东方草原上依然洋溢着一派祥和的牧歌。

草原牧羊人

匈奴,突厥,鲜卑,靺鞨,鞑靼,党项,回纥以及后来的蒙古族等等少数民族,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因为一场疫情发生大规模的人口减员。他们的人口减员,更多的时候是来自于战争的失败。

从古长安出发,沿着张骞凿空的路线,穿过河西走廊,前往古西域。

在戈壁深处的绿洲上,因为水资源的匮乏,如何节约每一滴水,成为了当地老百姓的一种信仰。

从天山上融化的雪水,沿着坎儿井暗流涌动,那些水,灌溉了农田,滋养了植被。就在那片我们认为贫瘠不堪的土地上,却出产了全世界最好吃的水果,一方一味,吐鲁番的葡萄,阿克苏的苹果,和田的大枣,哈密的哈密瓜··· ···

在新疆绿洲村落里的百年老桑树

在绿洲村落里,老百姓把每一棵树都当做自己的生命一样来对待,人和树一样,百年甚至是几百年葱郁挺拔。

在古丝绸之路上散落的那些绿洲村落里,可能是因为对丝绸有天然的好感,于是在清朝中后期,意欲开发西域的士大夫在这里引种了内地的桑树。他们当时肯定是想在西域发展蚕桑事业,将这片土地改造成塞上江南。他们把桑树种下去,没想到的是,他们当年种的树竟然一直活到了现在。

吐鲁番桑葚

在这片土地上,蚕桑事业,没有按照他们的预先设想建立起来。但是桑树倒是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发生了种种变异。结成的桑葚味厚香甜,优于内地。一种丝绸产业链上的原料型植被,硬生生地又变成了一种水果。后来经过食品营养学家的研究,新疆绿洲里的桑葚,具有很好的养生功效,内地的游客每每造访,就会大量采购,新鲜的就地食用,吃不完的就泡成药酒带回来。

生活在大西北的人,日常里很有节律,日出而做,日落而息。

戈壁滩上,植被沿水分布,形成绿洲

一条明渠或是暗井,从昆仑山,天山,祁连山腹地,涌出一股清泉,树木守护着这一脉清泉,蔬果麦田簇拥着这一泓清泉。人们在日头灼热的时候,都躲在屋里打盹,或是在葡萄架下喝茶。日中十分的太阳时常很灼热,但只需要寻一片荫蔽之处,习习清风,让人浑身酥爽。

晨昏十分,阳光显得异常温柔,走出户外,在田间劳作,直到日出或者日落。

我在吐鲁番,曾遇见过一个安徽姑娘,她在吐鲁番博物馆工作,她喜欢那里,打算在那里定居,买一个院子,在房前屋后种下葡萄,栽下桑树,然后让生命融进那里。

吐鲁番维族同胞家里的葡萄架

维族同胞家里的茶具要喝茶的时候,直接把碗饭过来到上就能喝

这几年,依托于互联网和现代物流,新疆特产已经销往了全国,甚至是全球。在很多短视频平台上,那些村落里活泼的维吾尔族青年男女也收获了不少粉丝,他们或表演才艺,或以幽默的语言来介绍自己的家乡。

草原上,很多地方政府已经安排牧民定居下来了,但是他们还是会随着草场轮牧。只是在经常轮牧的线路上,修筑了可以长期使用的驻地,每每转移牧场,只需要赶着羊群,骑着马,驮着锅碗瓢盆和足够的砖茶。

放牧是一门学问,哪里是人畜饮水处,哪里是生活排污处。从大自然获取,也懂得保护大自然。祖先传说里留下了很多禁忌,如有违反,可能就会遭受长生天的惩罚。我们可以将这种现象视为迷信,但你去看那些禁忌细节,本质上就是人们基于经验,总结出来的一套草原生活秩序。

裕固族祭鄂博,在仪式中会以砖茶为祭品

从河西走廊到西域再到内蒙古大草原,我们将从汉族,裕固族,回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塔吉克族,蒙古族等等多彩的民族生活区穿过,我们走进他们,你会发现有很多人还依然守望着他们祖先留下来的观念和生活方式。

早在唐朝时期,裕固族的祖先回纥,就赶着草原的马匹前往长安,换了茶叶又回去。这个部族,一直把茶当作自己的信仰,至今在一些宗教仪式中,依然还把茶作为祭祀的圣物。他们为西北各部作出了示范,茶马互市因此兴起。

裕固族的祖先回纥,茶马互市的始作俑者

本质上,也正是这个诉求的诞生,让中原朝廷对茶的产量有了新的要求。在内地产茶区,有很多地方,从此之后和大西北的命运链接在了一起。这其中,最为显著的,当属两湖茶场。

茶在哈萨克族牧民的毡房里

“湖茶味苦,于酥烙为宜”在明朝北京的皇庭里,御史徐侨的这一番言论。让两湖地区与大西北因为茶而更加紧密的关联在了一起。至此以后,两湖地区,有了更多的人以茶为业,甚至于一个家族,世世代代的生命轨迹,都围绕着这一片叶子在耕耘,茶成了一种不朽的事业!

而眼下,疫情肆掠,在很多稍有缓解的区域,假如身上还肩负着民族特需产品供给任务的企业,此刻首先牵挂的还是大西北。

上世纪八十年代白沙溪茶厂生产的功能性边销砖茶

在大西北,地广人稀的区域内,只有茶叶可以链接千家万户。因此,过去国家时常借用茶叶的渠道去完成整个区域的公共卫生建设。对流行性疾病实施宏观调控。

对于很多长期负责保障民族特需产品供给的老牌企业家而言,牵挂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毕竟大家是从物质急缺的时代走到了现在。保生产,保供给,成了自己条件反射一般的使命和追求。

前几天,安化县组织了一次黑茶高质量发展研讨会,安化茶叶协会会长,白沙溪茶厂总经理刘新安先生在会上说:安化茶企要根据自身的实际需求安排复产复工,疫情对于安化黑茶的生产影响在六大茶类中是相对最小的。

安化乡里的茶园,此时距离采收期还有一段时间

确实,此刻很多早春绿茶产区的茶树才刚刚发芽,安化黑茶生产所需的茶叶原料采摘一般要更成熟的鲜叶。所以通常情况下头采也得逼近清明时节,此刻距离清明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抬头看看,这么些年,自己供给的民族特需产品的传统销区。在疫情地图上,用另一种醒目的方式在提醒我们,那里老百姓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在进入21世纪以后,我想这是一个最值得研究的问题。

前天中午,安化茶叶协会一个工作人员打电话过来,和我探讨安化黑茶传统销区的一些情况。安化黑茶欣欣向荣的这些年,对于白沙溪茶厂这样拥有80余年发展历史的老品牌而言,起伏兴衰都经历过了,忆苦思甜的时候,可能很多历史亲历者也想不到,黑茶的发展还能有今天这样的面貌。

白沙溪牌安化黑茶

我们在进入21世纪以后,很多古老的产业都已经没落了,到如今只能以“遗产”的形式保护性的存在。21世纪,黑茶这个古老的行业还能重新振兴起来,其中深层次的缘由其实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

这个问题,看似隐藏很深,但其实表现得也很浅显,我们只需要回顾一下进入21世纪的前20年,非典,埃博拉病毒,甲型h1n1,非洲猪瘟,乃至这次的新冠肺炎等等,这20年疫情频发。回到老百姓的生活,曾经瘦削是贫困的象征,而如今,城市里很多低收入群体都患上了肥胖症。新时期,糖尿病,高血脂等亚健康状态成了威胁我们生命的新罪魁。其实不难看出,黑茶的崛起,可能就是内地城市人群,开始从大西北的生活方式中汲取经验的过程吧!(资料来源:光阴夜归人)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