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茶路行者正文

洪漠如:我们要重新理解大唐 理解那种宏大的包容气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5-19 来源:光阴夜归人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201
 洪漠如:我们要重新理解大唐 理解那种宏大的包容气象

唐三彩

每次到西安,我都会迫不及待的去看一些汉唐遗迹。这两个朝代,转眼之间已逾千年,但是依然长期被我们回望。汉唐气象,其表达的不仅仅是中国影响力,更多的是一种融合的大气象。

大唐陶塑沙漠骆驼

能成为唐代符号标签的唐三彩瓷器有很多骆驼的元素,那是那个时代运载量最大,能耗最低,运输距离最远的一种主流交通工具。如今,我们看大唐长安城,惊叹于它的规模与巧夺天工的设计。而长安的物资内容往来,几乎都依赖于沙漠骆驼。所以,难怪那个时代的人喜欢塑造骆驼像,这大概与我们如今喜欢在朋友圈晒豪车是一个道理吧。

大唐茶碾

就茶事而言,大唐之前,就已经有了各种茶饮方式。但是在大唐又做了一次精神纯化。陆羽为我们塑造了大唐主流的饮茶方式,对于茶的秩序建设,对于茶的审美,乃至操作技术都做了比较详细的表述。这次纯化借助于大唐盛世平台,发挥了比较深远的影响。其后的辽、西夏、金这些少数民族主导的政权,在喝茶这件事上依然完整的传承了大唐煎茶道。至少说在贵族层面是这样的,大量出土的辽金壁画、饮茶器物乃至西夏文献中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早年间,有部分人在介绍安化黑茶的时候,说辽、金、西夏这些少数民族在煮奶茶,那是一个误区。奶茶的大规模流行是元朝以后的事情了。

大唐茶托

这从侧面也反应了大唐塑造的精神高度,它给我们留下的有传颂千年的唐诗,在全世界范围内很多地方直接将华人称之为唐人。而在茶上,大唐将饮茶从生活方式推向了嗜好品的高度。如今,有很多人一提起紧压茶就会联想起黑茶或是边销茶。其实这是因为大家忽略了唐宋时期的龙凤团茶。罢团为散那是明朝之后的事情了,彼时基于煎茶道的龙凤团茶有一套完整的工具与事茶程序。陆羽《茶经》中记录有“二十四器”,吹落历史的尘埃,我们已经很难再复原当年那种亦静亦动大俗大雅的茶事场景了。

大唐出现了茶人,那时候的茶人关注自己的生命体验,要求自己的行为道德,不向外求。有时候,对比着这些古典气质中能够感悟到的一些内容来反观自己,时不时的就会发现,和那些老先生相比,我们还有一些差距。

今天早上我们就遇到了一个很有茶人气质的老先生,即便他并不一定明白多少茶的专业知识,也不一定对饮茶这件事有多强的喜好与依赖。但是他那种由内而外给人带来的感觉,让人能体验到一种只有在茶上才能感受到的芬芳。

他是个画家,年逾70,在自己的创作室里与我们见面。安安静静的绘画,在旁人眼里,可能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但是你透过他的那些小品,你能感受到那种内心世界的丰腴。那幅青海湖边的山盟海誓,没有用太多的笔墨去渲染环境,但就透过两个骑马的人物,他们在马背上的装容姿势,就已经可以让你感受到一股凛冽的寒风了。

我们在他的画室小叙,然后离开。他把我们送到寓所楼下,他担心我们出不了小区的大门,等他拿着门禁卡站在小区门口一个人刷一下,直到把我们全部送出小区。临走,我送了一本去年出的《安化黑茶》的新书。然后我们一行三人上车离去,他站在我们离去的背影里,目送我们离开,原本我们计划停车吃个早餐,但是当我们从车中后视镜里看到他目送我们的身影时,马上决定要快点驶离他的视线,避免他站在那里久等。

他的作品有很多,我最喜欢的还是他的那些小作品,切下一些细节碎片,在里面可以品出一些特别的味道。他是一位老画家,西安美院的教授、博导。汉和书院的院长王开举先生介绍,他在西安文化艺术界分量很重,他叫程征,一位带着茶人气质的老艺术家。

大唐茶叶罐

我每次到西安,都会约林治老师聊茶,这一次恰巧他不在。于是约了朋友圈另一位相熟已久的朋友。通过他,我们画了一条在西安的访茶路线。在西安城内外,咸阳与泾阳之间,依然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去走一走。

下午,我们就专门走访了一位将茯茶中“金花菌”应用得更广泛的学者型企业家。如今,我们在面对茯砖茶的时候,观点是分成两派的。一派主张传统,一派主张创新。两种声音都很大,而且都有点趾高气昂。但本质上,很多人连什么是“金花菌”都没有搞明白。

“金花菌”满布的茯砖茶

我在那位企业家的办公室,至少看到了他在结合有关“金花菌”的基础研究做功课。他是生物化学科班出身,通过他的描述你知道,这个人懂微生物,也知道药理学的基础知识。他研发的那些我们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产品并不是凭空捏造胡乱猜测。我去年在书中也触碰到了茶叶微生物的相关问题,但是碍于知识有限,并没有做太多深度的解析。以前有很多商家在做宣传的时候,喜欢把“金花菌”说成是“益生菌”,但事实上我在国家卫生部门公布的益生菌列表上并没有找到“金花菌”的相关菌种,反复对比了列表中的拉丁文学名,确实没有。但是列表之上的那些菌种很明显的传递了一种信息,那就是和乳制品行业的关联可能要更加紧密一些。

乳制品行业基于益生菌开发出来的酸奶产业也很大,那是在传统纯牛奶之外的另一片天地。所以同理,“金花菌”的应用前景也是很辽阔的。只是具体它会以何种产品形态在市场上与我们见面,这还需要时间去印证。我内心里对那种敢于尝试的学者型企业家是心生敬意的!因为那种尝试,无关成功与失败,那是在为人类社会做探索。(资料来源:光阴夜归人)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