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茶路行者正文

洪漠如:文化的尊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7-02 来源:光阴夜归人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123
 文化的尊严
敦煌莫高窟藏经洞被发现后,经卷堆放在洞窟口
文:洪漠如


大清光绪二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公元1900年6月22日,历史的一个偶然性安排,莫高窟藏经洞被发现。之后,众所周知,藏经洞文物大量流失海外。这种流失,导致一度在世界学术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敦煌在中国,敦煌学没在中国。”

这句话如阴云,笼罩了中国学界大半个世纪。这句话如诅咒,让几代中国学者面向大漠戈壁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在莫高窟对面,长眠着一排排守候敦煌的人,他们埋骨他乡,在这里找回了中国文化人的尊严。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向全世界证明: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

常书鸿先生在大会上发言

1983年法国敦煌壁画展,段文杰、史苇湘先生在现场
可能是因为自己熟悉敦煌,所以在心里,始终不愿意把莫高窟当做一个纯粹的景区。莫高窟的运营和服务都归敦煌研究院,研究院是在文物保护的前提下做的旅游开发。所以,参观莫高窟,讲解员很认真严肃的给你讲解着洞窟里壁画的内容,技法,以及大唐审美和晚清审美的差别。面对这么瑰丽的遗产,他们没时间和你开玩笑,讲段子逗你开心。

敦煌研究院在文物保护方面获得的国家奖项

国家层面对于莫高窟保护的重视

每年去莫高窟的人很多,有人反复去,有人只是去打个卡。这股人流量形成了一种周期性规律,也给莫高窟创造了泾渭分明的淡旺季。今年受疫情影响,原本的旺季没有按时到来。在敦煌研究院工作了一辈子的孙志军老师说:今年莫高窟受疫情影响很大。我原以为,受疫情影响没有多少人去参观洞窟,因而可以享受一下“超级VIP”的服务。但是很显然,我的小算盘打错了。

我打开手机APP订票的时候,代售的APP上门票已经预售到一周以后了。最后是孙老师给了两张职工券,赶在早上第一波进窟参观。参观莫高窟有很多禁忌,为了保护好洞窟里的壁画,通常会对每天的人流量进行限制。洞窟里很多关键位置都安装了检测设备,对于湿度温度二氧化碳等关键指标进行检测。如果某一个指标突然超过临界值,该洞窟会立即关闭。

二氧化碳超标,马上闭馆

其次是参观洞窟的时候不允许拍照。在当下中国,很多游客出游时最主要的动作就是拍照,导游在沿途做的一些增值服务也是帮助游客拍照。但是在莫高窟,当你掏出手机准备给自己和遗产来个合影时,讲解员会立即喝止,底气十足的喝止!藏经洞文物流失,如警示钟,成为中国学术文化界最痛心的一桩知识产权案。热爱敦煌,首先要做的就是对知识产权的尊重。莫高窟壁画属于全人类,因此不因为你此时此刻付了费,就能不遵守文物保护的规则。

斯坦因在整理藏经洞经卷

我特别喜欢听到讲解员喝止逾规游客的举动,这种喝止声中,藏着中国遗产的尊严!在世界遗产日,有不少学者在谈论,莫高窟终将和我们告别。如今,在参观莫高窟之前,所有的参观者都将在游客服务中心观看两部影片,一部讲述莫高窟开凿的过程,一部是通过球幕影院近距离进入莫高窟几座最经典的洞窟。也许,在很多年以后,我们就只能通过银幕参观莫高窟了。

清政府发给斯坦因的护照
在这个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文明也有可能会湮灭。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它湮灭之前,给予应有的尊严。一个世纪以前,留学欧洲的常书鸿先生偶然之间看到了斯坦因拍摄敦煌的一个相册,他被照片中的内容给吸引住了。那一代艺术家留学欧洲,其实是想突破中国明清时期形成的人文水墨画的束缚。在西方绘画技法中吸收更多的灵感,他和徐悲鸿是同学,一起旅欧学习。但是最终,他的导师告诉他,真正最精湛的技法在中国,在敦煌。

常书鸿先生的书房

20世纪初,西方人认为中国绘画技法没有对空间感的表达,但是敦煌壁画中在千年前就已经开始在平面上呈现空间感了。泥塑的佛像对于人体比例也把握得恰到好处。唐朝的工匠在泥塑中把袈裟的轻柔质感表现得非常细腻。梁思成先生曾经根据那幅“五台山全景图”按图索骥,图中标注的位置能够一一对应。



遗失的敦煌遗书

当然,在民国时期,敦煌接待的最重要的一位客人还是张大千。他在敦煌的所作所为颇受争议,但是他明白敦煌意味着什么。原本计划在敦煌临摹一些壁画,三个月能完工,没想到的是这位老人在敦煌一待就是三年。给他这个项目贷款的一家私人银行差点被他拖破产。为了更好的临摹壁画,他去了西宁塔尔寺聘请绘制唐卡的喇嘛加入。那次临摹的成果后来在成都展出,一时轰动全国,在观摩画展的人群中有很多年轻人,其中也包括来自我们四川绵阳的段文杰先生,后来有很多四川人投身敦煌,与张大千有莫大的关系。

段文杰先生和史苇湘先生都曾提到他们受张大千的影响

如今,这些往事和这些人都已作古,20世纪的敦煌,在沉寂千年之后以一种让人心痛的方式重新回归。我们到莫高窟的时候,正好是6月22日,藏经洞被发现120周年。疫情之下,莫高窟一切如常。如今,一般情况下,参观莫高窟是可以看到藏经洞的。洞窟的崖壁上,积沙留下的一条线还十分清晰,在藏经洞处那条线断了。当年清理积沙的王道士在清理到这里时发现有暗格,我们很难揣度王道士当时的内心,也许他以为里面藏着宝藏吧!里面确实藏着宝藏,只不过并不是世人眼里的金银珠宝。那些被晚清时期瓜州地方官认为还没有自己书法写得好的经卷从积沙的断线处陆续搬出。从这里,又连接起了千年前的历史线索。这个室仅方丈的洞窟,装着一门世界显学。从洞窟门口过,如今里面只剩下了一尊孤零零的塑像。事实上,他已经习惯了孤独,热闹的20世纪也已经过去了,此时此刻,当更多瞻仰的目光从洞窟口一晃而过时,孤独就藏在匆匆往来的人潮之中。

2020年6月22日于敦煌莫高窟

很显然,孙老师是谦虚了,从洞窟出来,参观者已经成群结队的从山下涌来了。在莫高窟的小牌坊处,研究院的讲解员有序的组织成了若干个参观小组,大家静默的穿梭在这一片沙山的断崖处,风尘仆仆,进进出出。这里习惯了接待那些远道而来的过客,探险家、盗窃者、画家、政治家、艺术家、文学家、诗人、考古学家、舞蹈家、音乐家、建筑师、服装设计师、工艺美术师··· ···我们不知道这些匆匆过客的身份,但他们从远方来,在莫高窟观摩之后又回到远方,这一来一去之间,吸收了莫高窟的营养,有时候会在细节处小心翼翼的呈现。(资料来源:)
关键词: 文化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